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偷男人(补更)

作者:一杯八宝茶
    浑身湿漉漉的张玄,从一处港口走了出来,他身上的衣服烂成了一缕一缕,走起路来也摇摇晃晃。

    走到一家港口酒店前,张玄看着那在上楼打开的窗户,拼了最后一点力气,从楼外攀爬进去,随后一头栽倒在床榻上。

    疲惫感在这瞬间袭来,张玄双眼一闭,便沉睡过去。

    此时此刻,张玄身上虽然看着完好无损,但如果自己观察,会发现在他的皮肤上,有着密集的,细微的伤痕,这些伤口,如同被小刀割裂一般,只要张玄肌肉稍微用力,这些伤口就会绽开,当他肌肉放松的时候,这些伤口有贴合在一起,看上去,格外的渗人,就如同全身上下都长满了鱼鳃一样。

    玉虚山的大战,其中的凶险程度,普通控灵,恐怕会在瞬间就灰飞烟灭。

    这一战,让整座玉虚山凭空消失,哪怕有饮月领域支撑,张玄也落得如此模样。

    睡梦中,张玄仍旧能梦到那大战时的场景,无数画面从他脑海中闪现而过,张玄猛然睁开双眼,他已经满身的虚汗,那汗水流到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口当中,让他体表升腾。

    张玄身下洁白的床单上,布满了淡淡的鲜血,都是从张玄身上挤出来的。

    张玄深吸一口气,尝试凝聚一些气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那大战,不光是让他拼尽了全力,更是连潜力,都彻底压榨了出来,至于蓝云霄跟赵极此时在何处,张玄全然不知。

    “玉虚跟骨魔,应该是,死了吧。”

    张玄嘴里喃喃一声。

    张玄看了眼窗外,当看到那些中式风格的建筑时,他松了口气,好在自己落在炎夏范围内,若是流落哪个不知名国家,那就更麻烦了。

    根据太阳的方位,张玄大概搞清楚了自己现在在哪。

    津港,炎夏最大的沿海贸易港口,这里最出名,也是最被普通人所熟知的,就是平行进口车了,几乎所有的车辆,都会在津港停留,然后发往各个地区。

    津港的人流量,绝对堪称巨大,每天有不知多少商人游客,穿过津港。

    张玄在脑海中稍微想了一下,便准备起身,现在的他,每走一步,都能感受到身上传来的疼痛,不过好在他的身体远超常人,愈合力也更好,身上这些密集又细微的伤口,根据张玄自己估算,大概两天的时间就能好的差不多,这还是在他现在重伤的情况下,若非如此的话,身上的伤,仅半天就能痊愈。

    正当张玄要离开时,他所在的房间大门,却被人一脚踢开。

    “砰!”

    房门处传来一声重响,就见一名三十多岁的男性,出现在房间门口。

    房门口的男人看见房内的张玄,显然愣了一下,随后立马转身,冲一旁吼道:“老子他吗就知道,你这个贱人出来偷人了对吧!”

    随后男人伸出手,一把将一旁的人拉过来。

    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长相并不能算那种极品美女,但也能称得上是漂亮了,那一双明亮大眼睛如同会说话般,此时也充满了错愕,看着房内的张玄。

    女人被男人抓住头发,男人二话不说,将女人推搡开,伸手一挥,吼道:“给我打!”

    在男人身后,立马走出三名身材精壮的男人,冲向张玄,二话不说就动起手来。

    张玄的动作下意识的便要还手,可他此时所施展出的速度,竟然还不如这三个精壮男人,就连力量,都比普通人要小,张玄挥舞出的拳头,被人轻松拦下。

    “草,还敢还手,打死他!”

    三个人将张玄按在那里,一顿拳打脚踢,下着狠手,这些拳头打在张玄身体的伤口上,那鲜血不停的朝外渗出着,而张玄也知晓自己此时的状态,并没有再还手,只是用双手护住头部,避免自己受到重创。

    张玄身上渗出的鲜血被这三人看在眼里,三人虽然下手狠,但看到张玄满身的鲜血后,显然顾忌了许多,都停下了手来,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这么不经打。

    门外的男人看着全身是血的张玄,手一挥:“行,我们走!”

    在说完这句话后,男人又伸手指着女人:“贱人,这事我会慢慢找你家算账,你给我等着!”

    狠话撂下之后,几人扬长而去。

    而门外的女人,则立马跑进房内,看着半躺在那里,浑身是血的张玄,一脸的焦急跟慌张,“你……你……你不要紧吧,我帮你叫救护车。”

    女人说着,便拿出手机。

    “不用了。”

    张玄压下女人的手腕,艰难的起身。

    女人连忙将张玄搀扶起来,“不行,你受伤了。”

    女人依旧坚持,打出电话。

    张玄见状,也没再说什么,如果有药物辅助,自己的伤会快很多。

    很快,救护车来到酒店楼下,医护人员用担架将张玄抬走,消毒的药水倒在张玄身上,那钻心的疼痛足以让人大吼出声,可张玄却硬是一声没吭,当痛疼感稍微减弱一些时,张玄闭上眼睛,再次陷入沉睡当中,现在的他,实在是太疲惫了。

    等张玄睁眼时,自己已经躺在了病房当中,手臂跟腿上都缠绕着纱布,纱布下的肌肤传来瘙痒的感觉,这证明伤口正在愈合。

    张玄行动试了试,身上的疼痛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明显了,他走下病床,离开房间,刚到医院走廊,他就听到了那里传来争吵的声音。

    “你说说你,干的这都叫什么事,人家陈师傅,现在是要钱有钱,要实力有实力,你倒好,出去找男人被人陈师傅抓了个现行,我以前咋没发现你这么贱呢?”

    这是一道男声,张玄走过去,就看今天那个大眼睛女人,正低头站在一旁,一个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的青年,正在这女人面前大呼小叫着。

    而女人则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一声不吭,就这么挨着训斥。

    张玄将这些话听在耳中,现在的他,根本懒得管这些家长里短,刚准备离开,却被人叫住。

    “你醒了?

    谁让你走了!给我过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