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48章:能屈能伸

作者:五行缺钱
    ,最快更新重生九零小辣椒最新章节!第348章:能屈能伸 顾德成吼完,王英终于消停了,他黑着脸往屋里走,看到顾景秀,语气沉沉的问,“景秀,你二哥二嫂呢?” 顾景秀见她爹脸色不好,她也有些发怵,轻声回道,“在北街。” “我去他那边一趟。”顾德成说着转身又要外往走。 老大还在拘留所关着,这眼看就要过年不说,他媳妇挺着个大肚子,自家男人不在身边,总归不是个事。 顾德成打算找顾景川商量,既然幕后黑手已经被抓起来调查了,他家那不争气的儿子,是不是应该放出来了。 不管怎样,顾景辉是自己儿子,也是顾景川的大哥,他们不能坐视不理。 顾德成要走,却是被顾景秀喊住,“爸,那啥,你还是等会吧,二哥那边可能有人。” “啥人?”顾德成回头,疑惑的看着她。 “就我们从县城回来时,在街上遇到两个人,看打扮不像咱老家这边的,我二哥打发我先回来了,他说让我先别过去,你还是等会再去吧。” 万一人在谈事,现在过去肯定不太方便。 “哦。”顾德成应了一声,也没多问,就双手背后,回了屋。 顾景川那边不能去,顾德成心里装着顾景辉的事,郁闷的一个劲直抽旱烟。 王英被顾德成一吼,乖乖的禁了声。 她第一次感觉到,她在这个家,没之前重要了。 顾家人也不是很在乎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了。 她突然有了危机感。 毕竟,除了顾景辉,顾家还有两个儿子,不得不承认,他们都比顾景辉有本事,她要是再闹,人一生气,真的把她和顾景辉分出去,他们就真得喝西北风。 如今,顾景辉还在拘留所,她挺着个大肚子,如果顾家人不管她,她能怎么办? 王英躺在炕上,思前想后,觉得自己这样下去不行。 在顾家没一点威信,顾景秀也不同意嫁给她二哥,如此一来,娘家人也会对她失望。 她在两边都都不讨好。 王英能屈能伸,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王桂香和顾景秀做饭的时候,她罕见的一手扶着腰,一手摸着肚子,进了厨房。 以前她肚子还小的时候,基本都不进厨房。 顾景秀余光瞥到紧着窄小的厨房门进来的大肚婆,心底冷嗤,今天真是邪了门了。 王英一进厨房,眼尖的她,一眼就看到了放在案板上的五花肉。 她吧唧了下嘴,问正在烧火的王桂香,“妈,买这么多肉,今晚要炒肉片吗?” 王桂香看到她进厨房,就紧张,急忙说道,“英子,你咋出来了,你还是回屋去吧,厨房里窄小,可别给你磕着碰着了。” 这大儿媳妇,以前她打发她去洗锅,一下子给她摔碎两个碗,可给她心疼坏了,真是干啥啥不行。 现在大着肚子,更不可能指望她干活,她把自己管好就阿弥陀佛了。 王桂香若是知道,她打发王英洗锅那次,是人故意摔碎的碗,估计她得气的翻白眼。 此时王英一改往日子的戾气,突然笑容嫣嫣的,声音尖细,“哎呀,妈,我没事。” 顾景秀正在揉面,打算擀面条,被王英的声音搞得直起鸡皮疙瘩。 她见王英提到了肉,她不想搭理王英,只是语气凉凉的提醒王桂香,“妈,这些肉是我二哥买的过年的,现在不能吃,等过年再吃。” 要是平时,嘴馋的王英可能立刻就炸毛了,今天的她,却是忍下了这口气。 她往厨房那被烟熏的黑漆漆的墙上一靠,瞅着那案板上的肉说风凉话,“唉,咱家啊,条件还是差,吃个肉还得等过年,不像我娘家,一年一头猪,腌一大缸,一年四季都有肉吃,我妈喂的猪可肥了。” 王桂香听到王英吹嘘的话语,暗自翻了个白眼,没吭声。 她心说王英娘家养那么肥的猪,也不知道给他们家点肉的。 去年她喂的那头两百斤的大肥猪,杀掉后卖掉了一百斤肉,剩下的给了王英娘家一根前腿,至少得有三十斤。 来而不往非礼也,今年却是连亲家一根猪毛都没见着。 王家仗着自己是嫁女儿的一方,肆无忌惮的占他们家便宜不说,还给王英教坏话。 王桂香真后悔当初给顾景辉说亲的时候,没多打听打听王家人的德性。 王英不知婆婆心中所想,眼珠子转溜着,视线落到了顾景秀身上,“还有,景秀啊,我二哥现在一天可要挣十几块的工资呢,他明年就要盖新房了,给他说亲的媒人多的是,你可别错过了他。” 顾景秀正在揉面,装聋作哑,不搭理她。 王英自顾自的说了一会,见顾景秀压根不搭话,就有些不耐烦。 她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烧火的王桂香身上,开始做她的思想工作,“妈,景秀嫁到我们家去,以后咱亲上加亲,有事也能帮衬,这是好事啊,你别不吭声啊。”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王英觉得,要让顾景秀同意嫁二哥王虎,还得先让王桂香点头。 当妈的同意了,女儿自然听话。 王桂香被她吵得头疼,眼看装死根本不管用,只能硬着头皮开口,“英子,饭馆的事景川他们都解决了,你就别操心景秀的婚事了,安心养胎。” 王英白了王桂香一眼,心说我是操心我二哥的婚事,谁操心你女儿了? 她见王桂香也不同意这门亲事,就有些恼火,语气都冲了许多,“妈,事情哪解决了?我孩子他爸还在拘留所,你们在这其乐融融的,是不是忘了还有个儿子正在里面受苦?你还好意思说事情解决呢?你二儿子二儿媳一回来,你们就把景辉抛到脑后了,有你们这么当爹娘的吗?” 顾景秀刚要拿擀面杖开始擀面,听到王英的话,气的扔下了擀面杖,对着王英没好气的说道,“大嫂,我大哥是咎由自取,这一次就应该让他受点教训,不然不长记性。” 顾景秀的话,顿时激怒了王英,她刚才装出来的忍耐也瞬间破功,一脸扭曲的指着顾景秀低吼,“听听,顾景秀,这是你当妹妹的该说的话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