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百一十 两情若是长久时

作者:流年不可追
    顾书听她说的有理有据,头头是道,忍不住又问道:

    “既然那外番商人说的话是真的,事后你们有再去找他吗?”

    “那时年纪不是小嘛,吃饱了就把事给忘了,也不知道那外番商人最后有没有把番薯买出去。可是这些年来,我到没有听说大周朝哪里有种植番薯的,想来是没有被推广出去的吧。”

    “那照你这么说来,亩产二十到三十石根本就是那个外番商人空口所说,你们根本就没有去证实喽?”

    易晴空边刨着番薯,一边扭头白了他一眼。男生这怕的缜密逻辑,只要稍微有那么一点点漏洞或不合理的地方他都会明明白白的给你找出来。要骗这种人,首先要把自己给骗了,让自己也深信自己所言非虚。

    “是没有证实过,反正就算费点劲,我们把这些都带回去,种植两年就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那么高的产量。哎呀,我说大哥呀,你就别较劲了,垮来帮帮忙吧,大恩大德,感激不尽!”

    易晴空边说,边起身给顾书辞行了个大礼。她是真的心急啊!

    “唉!算了,看你这么可怜,我就帮你这一回吧。不过话说回来,就是你说的这番薯真的能填饱肚子,并且亩产量那么高的话,你打算怎么推广?是要直接交到户部全国推广吗?

    近些年来,大周天灾连连,百姓若真有这么一个产量高的果腹的食物,道也免去了不少人挨饿啊。若能成事,这可是大大的功德一件。”

    关于番薯推广的事,易晴空是有自己的一番打算的。能推广好番薯,必定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百姓的温饱危机,这么大的功劳,不论谁去做,都能让其在朝中赢得一席之地。而她,可不会将这大好的机会拱手就让给别人。

    “关于推广的事,我肯定是不会让别人白白得了便宜去的。要推广,也是我亲自去推广,我要利用这番薯推广种植,在朝廷中站稳脚跟。

    你也别失望,觉得我只顾自己平步青云,却不顾这千千万万百姓的死活。我想为这天下百姓做事,必须要先有保护自己的力量,才能将这条路走得长久。为国为民,不是光凭一腔热血就能成事的。

    最怕,出师未捷身先死,官场云波诡异,总得先给自己铺的路打好基础,才敢站在上面奔跑啊。

    再说,这番薯一开始全国推广也不太现实。朝中自诩清高,以为老祖宗传下来的才是最好的,一味排外的迂腐老头多的是。只怕我这买相不好番薯入了户部就见光死也大有可能。”

    顾书辞听了她的话,也是久久的沉默不语。她倒是难道整经的动脑子去做一件事,而对于她说的这番话,他却是深以为意的。

    易晴空认真起来,她深谙官场黑暗,了解世故人情,细致的让人觉得她是历经世事沉浮几十年的人。平日她浮夸也好,不着掉也罢,那都只是她的活法,先着一种让她不那么累的一种活法。

    沉默了良久,顾书辞才开口道:

    “你既然想要自己来推广这番薯,想来这几年内你是不打算推广出去的了。可是,科举艰难,你能保证两年后你就一定能考中吗?全国那么多的考生学子,若是你一直考不中,难道你一辈子就不推广了吗?”

    易晴空笑着摇头,只要没有人刻意去做手脚,以她这满腹的唐诗宋词,又怎会怕了科考不中?若是考题中有政治,工,农,兵等考核,她都是有信心。

    而她,只要上榜,就行,也不是非要拿下前三甲。以她这样无权无势的人,入翰林早晚会被熬死在翰林院内,还不如考个中游的成绩,下方到地方做出些实政来得快。

    “我并非一定要中甲板的。就算中了甲板,我也是必定要求外放到地方去的。广陵郡李家冤案我还要去平反,我二哥的仇我要去报,不能留在翰林院消磨时间。

    所以,这番薯的推广,我会放在广陵郡。”

    顾书辞叹气,缄默不语。

    她早已经把她未来几年的路规划的明明白白,就算没有番薯,她依然会选择广陵郡。这产量极高的新作物,不过是她计划中的一个变数,这个变数,更是为她成功之路曾加了法码。

    可是,她的计划中,没有顾书辞。外放为官,非三年不得调任或升迁。而他根本不可能同时与顾书辞一起任职到广陵郡,这说明,若他们一朝为官,必定会分开,少则三年,多的也不知道是多少年。

    “你若选择外放做官,至少三年我们都是无法相见的,那我该怎么办?”

    顾书辞话音清冷,有几分怨念。她都不曾想过他,而他却无时不在想着该如何做才能与她长长久久的在一起。

    易晴空见他说话时,声音变得有几分清冷起来,大咧咧的笑起来说道:

    “到时你自然是留在京中,你在京中人脉广,升迁机会也比较多,自当是坐镇京城并且发展好人脉圈子,并且也得盯着局势的发展,不让我外放也不安心啊。

    至于我们两嘛……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往后有的是时间,短暂的离别是为将来更好的相聚。

    咳,你看我都说到哪里去了,这如今都还不知道能不能考上,扯远了扯远了,还是顾好当下在说吧。”

    易晴空见顾书辞低头反复推敲着她的话,念到“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时,眼睛都散发着光。此时易晴空真特么想给自己一大耳瓜子。

    她有忘了,那话是出自宋朝的诗,而纵观大周以前的历史,根本就没有宋朝出现过。她真的不是有意要这样,拿别人的诗来装模作样,主要是她习惯了这种比喻,得意忘形下才会脱口而出的。

    不过,看他似乎有被安抚下来的表情,松了一口气,只怕他会深信不移,这样的诗句就是她写的。有些心虚啊,毕竟自己真是的连押韵她都是稍微有些困难的。

    “你说的对吧!若是不经历点磨难,一辈子都顺风顺水都让人有些不安心。你外放努力些,我入翰林也聪明些,相聚总是会有期可寻的。”

    顾书辞边说边苦笑,这样也好吧,她有她自己的抱负,自己也有自己的理想。一辈子,总有那么一条路是只能依靠自己行走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