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25章 住院了

作者:半解
    陈青气愤的是,郑安宁想抢走他的女人,还让他大度。

    这种事情能大度吗?

    陈青彻底暴走,一脚落在郑安宁的胸口,虽然只是随意一脚,但依然将郑安宁踹飞出去,落在了沙发后面,摔得结结实实。

    郑安宁只感觉胸口发闷,胸骨好像断了几根,紧接着眼前一黑,昏死了。

    “郑先生!”夏雪急忙跑过去,看到郑安宁昏死了,只好打救护车,末了看着陈青说:“陈青,你……算了,先救人吧。”

    夏雪本想说陈青出手太重,毕竟郑安宁又不是武林中人,哪经得起陈青这一脚?

    但陈青动怒,也说明他是真的关心自己,所以夏雪才没有把话说完。

    时间不大,救护车来了,而这时候郑安宁也醒了,只是胸口疼痛难忍,明显骨折了。

    被护士抬走的时候,郑安宁阴冷地看了陈青一眼:“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是不会退出的!”

    陈青气得咬牙,真想让他如愿以偿。

    看到陈青脸色难看,夏雪急忙拉住陈青的胳膊,说:“别听他瞎说,我的心你还不明白吗,犯不上动怒。”

    昨晚方谨言给陈青打了电话,询问办法,今天早上方谨言便按照陈青的办法,准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但方谨言不敢亲自动手,便找来一个保镖。

    看到明晃晃的刀刃,曹明旺怕了,他是武者,还是一名刀客,倘若手被剁掉,他这辈子就算废了。

    一番挣扎之后,曹明旺选择了妥协,交代了那晚的事情经过。

    下午的时候,方化宇亲自去了候家,本以为有曹明旺的口述,候家会认账,但方化宇没想到的是,候家上下并不承认认识曹明旺这个人。

    方老爷子也气得够呛,随后不欢而散。

    回到方家,方老爷子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方谨言也气得咬牙切齿,怒骂道:“侯文龙那老东西,还真不要脸啊!”

    方化宇喝了口茶,心里舒服了不少,想了想说道:“候家不敢承认认识曹明旺,说明他们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现在曹明旺在我们手里,也就意味着主动权在我们手里,我不信候家能把犯罪的事实掩盖得天衣无缝。”

    方谨言说:“爷爷,我倒觉得,这种时候警方出面比我们更合适。”

    方化宇思索片刻说道:“不着急。候家想玩,那就陪他们玩到底。”

    方谨言从方化宇的住处出来的时候,刚好天黑,这时手机响了,拿出来看了一眼,是李姝妍打来的,说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出去吃饭。

    李姝妍说的这几个朋友,都是圈子里走得比较近的人,江南城上流公子哥的圈子,大概分成两个派系,方家派系和候家派系,拓跋家虽然也是三大家族之一,但拓跋青竹并不让小辈在外面搞这一套。

    地点在南湖饭庄,吃饭赏景,环境优美。

    “方少,听说三公子那件事有线索了?”一个青年问。

    这些人都是方家派系的成员,也就是方谨言的人,所以方谨言没有隐瞒他们,点了点头,神色复杂地说:“线索是有,但想给小哲报仇还有点麻烦。”

    “哦?此话怎讲?难道幕后真凶很难对付吗?”

    李姝妍接道:“这件事不会是他们的计谋吧?”李姝妍口中的他们,自然就是候家。

    方谨言点点头:“所以我才说有点麻烦。不过爷爷的态度很明确,小哲的仇必须得报,方家从不主动惹事,但也绝不怕事。”

    嘟嘟嘟……

    正说到这里,方谨言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打电话的人让他有些意外,正是林浩。

    林浩很少主动联系方谨言,今晚却打来电话,难道有事?

    突然间,方谨言心里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接通电话说:“有事吗?”

    “方少,不好了,郑安宁惹事了。”电话那头,林浩复杂地说。

    听到是关于郑安宁的事情,方谨言一下便想到了夏雪身上,神色一紧,急忙问:“怎么了,快说!”

    “方少,下午的时候,郑安宁去找夏雪,结果被陈青误会了,陈青一时努起,踹断了郑安宁三根胸骨,现在人还在医院躺着呢。”林浩简单地把事情说了一遍,“方少,昨天你给我打完电话后,我马上打电话敲打郑安宁,我实在没想到,他连我的话都不听啊。方少,我现在没辙了,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吧。只要能让陈青罢休,他说咋办就咋办。”

    方谨言拍案而起,脸色极其难看,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啊,“郑安宁啊郑安宁,你是活腻了吧,陈青的女人你都敢染指?!这样,我马上去找陈青,想办法让他放过郑安宁。林浩,这种事情不能再发生了,郑安宁是你公司的艺人,你若再管不住他,下次出事别来找我!”

    说完,方谨言就直接挂掉电话。

    李姝妍昨天也去了欣悦酒店,所以知道郑安宁对夏雪的心思,此刻再听到方谨言的话,李姝妍便猜到是咋回事了。

    “那个郑安宁没事吧?”李姝妍见识过陈青的厉害,他一旦动怒,吃亏的只会是郑安宁。

    “折了三根胸骨,人在医院躺着呢。”方谨言直截了当地说。

    听到这话,李姝妍脸上也闪过一丝凝重之色,末了说道:“红了两年就得意忘形,真是不知道江南的水有多深。郑安宁是你带到欣悦酒店的,陈青会不会将这件事怪罪到你头上?”

    方谨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人是他联系的,如今郑安宁惹了麻烦,方谨言也难辞其咎。

    左思右想后,方谨言起身往出走,“我去找陈青解释清楚。郑安宁啊郑安宁!”

    李姝妍犹豫了几秒,急忙跟了上去,说道:“你喝酒了,我开车送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