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九十一章

作者:水芜月
    “师父,你在看什么?”小姑娘脆声问来,小姑娘年纪虽小,十一二岁左右,可眼睛里透着聪慧,她已经明显感觉到师父与往日不同。

    丑陋老妇半晌之后回了一句:“我在闻他的气息。”

    “他?师父,他是谁?”

    小姑娘又问来,这回丑陋老妇再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漓澜江水,眼角却有纵横的老泪;良久之后,丑陋老妇对小姑娘说道:“走吧,咱们往西边去。”

    遂即,一老一少越行越远,慢慢淡出了众人的视线,而漓澜江边喧哗声大起,敲锣打鼓放鞭炮,好不热闹,却是漓澜江的百姓,将那座石雕给刻好了,正在用大型的仪式,将“魔道子”的长达五丈的巨石雕像放在漓澜江边,以表其恩德。

    当晚,莫老带着铁苍熊到了漓澜江,站在魔道子的雕像下面,看着……

    另外一边,那股神秘势力派出去的人手,碰上了天一宗派出的一顶阶武王和五名高阶武王,毫无疑问,神秘势力的这些假冒者,要么被他们给灭得干干净净,要么他们自己爆体而亡了。

    这股神秘势力发怒了,了解到情况之后,准备将天一宗这六名武王一网打尽,正向上面请求援助;同时,他们并没有停止强抢其他门派,只不过更加隐蔽,手段也更加残忍……

    天一宗长老团得到六名武王传回来的消息,已经认定这是一股势力,他们也是派出人手彻查;还上在外白抓捕重伤之人的天一宗弟子,也往南部靠近,听候那六大武王的吩咐。

    烈风收到命令,立马往南部而去,南宫灵芸自是跟在其身边,烈风现在很是不解,身边这女子,明显就不喜欢他,可偏偏却还和他在一起;烈风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心里打定主意:“感情都是培养的,等完了这一摊事儿,他就到南宫家族,迎娶南宫灵芸。”

    蝶依仙子已经抵达东岳城,且住进了凌家,凌霄正对蝶依仙子穷追不舍,而通过凌霄,蝶依仙子也将凌家背叛神器派之事,了解了一个大概,得知有一个力量强大的神秘势力在暗中援助他们,不知为甚,蝶依仙子对这股神秘势力有了深厚兴趣,边等着洛璃的到来,边通过凌霄获得更多的消息;而此时的凌霄,在那股势力的帮助之下,修为竟是诡异般地到了中阶武君境界。

    远在大海之上的紫梦儿,也得到了关于魔道子的消息,她想起洛璃曾经询问过莫老关于魔道子的事,立马下令,密切关注魔道子,这会的海狼团,在珊瑚玄蓝鲸,还有那无数玉芝珊瑚虫的帮助下,所向披靡,俨然成了一只巨无霸。

    暗地里,秦家老祖加快了行动的步伐,已经派人到大庆与北齐两国的边境上。

    这些,洛璃暂时都还不知晓,只是他刚刚从坊市听到了一个消息,北齐国东部地区,不分村落,不分城镇,已经被一个叫夜杀者,杀了近百余人,每次有人遇害之前,都会收到一张纸条,上面写有在多少时间取项上人头的字样。

    夜杀者所杀之人,不分贫富,不分贵贱,更不分好坏,完全是凭着性子来,想杀谁就杀谁。

    而每一个接到纸条的,富有的,就是请厉害的保镖,越多越好;贫穷的,就是立马收拾行囊,准备远走高飞;可最后,无论你请了多少保镖,自认为厉害的保镖,又或者是跑出了多远,藏匿在秘密之地,时间一到,都逃不出那个死字!

    死的人越来越多,恐慌越来越大,很多人都噤若寒蝉,犹如惊弓之鸟了,消息也越传越神,越传越玄,到了洛璃耳朵里时,已经是在数十万里之外,金光闪现,人头落地。

    “这个夜杀者,有意思……”

    洛璃念了一句之后,往东部而去,洛璃自然是想过这有可能是天一宗设下的一个陷阱,比万毒门还要大的陷阱,可洛璃依旧去了,甚至他还希望真的就是天一宗的人,因为若他做成了这件事,不仅给天一宗个狠狠的打击,还能戳穿天一宗的阴谋,引起更大的愤怨恨!

    当然,洛璃更清楚,这个夜杀者不是天一宗倒也罢了,若是天一宗的话,那实力肯定非同小可,很有可能便是武皇,这个倒不需要什么重大的理由,仅“魔道子”三字足矣。

    因此,洛璃也做足了准备,以防万一;从西部到东部的路上,几乎每一座山林的隐蔽深处,有树木枯萎;还有近数十条溪流忽地就断流,成为干涸一片……

    这些旺盛的生命力,还有那庞大的水流,全都到了丹田的丹珠里!

    另外,洛璃这一段时间强抢而来的元石、兽核,打杀得到的元核等等,全都吸成元力,凝聚于丹珠之内;五行相生虽然能保证元力长时间的循环往复,却是不能保证元力的威力更大,而洛璃这一手,就是像在淬炼身子一样淬炼丹珠,增加丹珠所蕴含的能量。

    别说,这要一系列淬炼下来之后,洛璃还真发现那颗丹珠有了少许变化,变得更为精亮。

    同时,洛璃在体内布置上聚火阵,体外则通过火云葫芦,里外一起用焚天之火淬炼身子,《逆乾坤》武诀也没有停过,那把浩天刃与其他法宝大不一样,还不能为洛璃使用,洛璃用鲜血祭炼之后,虽然不再挣扎,可是使用起来也颇为不便,洛璃心里不由想着:“难道这浩天刃与储物戒指一样,有着黑钧武帝的印迹?必须要消除印迹,或者是杀了黑钧武帝之后才能使用?”

    就这样,洛璃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来到了东部,这个时候,那名夜杀者的名号,已经传遍了整个北齐国,而东部诸城,皆在夜杀者的威名之下,瑟瑟发抖!

    松山城,背靠群山,且群山连往十万大山的另一边。

    而今天,松山城最热闹的那个台子上,正有人在举行着比武招保镖,招保镖的是开着商行的一名财主,姓周;周财主坐在最上面,脸色一片苍白,因为他在三天之前也收到了那个催命符,说三天之后,子时二刻取他项上人头。

    自从收到催命符之后,周财主就心如死灰,不停地说着完了完了,可人都是不想死的,特别是有那么大一笔家产的周财主,虽然前面也有人请保镖仍然逃不过一死,可他还是想拼一下,万一呢?

    所以,周财主想出比武招保镖这个主意。

    三天来,周财主已经招了三十六名保镖,这些保镖修为都不错,最低的也有中阶武君的修为,此外还有三名武王;一个武王,哪怕是初阶武王,也都能够建立起一个二流门派,支撑起一个小小的家族了;而周财主为了请这些保镖,已经将商行都抵押,付出了所有的家产;周财主人认为只要人还没有死,身外之物,去了都还能再来。

    当日落西山之时,周财主带着四十名保镖,回到周府,下令十二分的警戒,关门关窗,四处巡逻云云,而他则回到房间里,三十七名保镖守护在房间之外,那三名武王,则是贴身相随。

    刚进门,周财主就看到一个身影在端详着他挂在墙上的一副画,登时,周财主张嘴就要大吼,那三名武王更是要出手攻杀,却听到一冷冷的声音:“别害怕,我是来救你性命的。”

    “你……你是……谁?”周财主仍然是惊魂未定,声音一个劲儿地哆嗦。

    “魔道子。”

    三字一出,那三名使劲挣扎却怎么都挣扎不动的武王,即刻消停了下来,眼里闪着精光,直盯着洛璃的背影;周财主却是说道:“是不是那个在漓澜江斩恶蟒,在西边火坪寨杀万余怪鸟,灭凶残的食人帮,杀那残暴城主的魔道子?”

    周财主这个商人,消息还真的很灵通,滔滔不绝的说完之后,眼睛巴巴地盯着魔道子,那目光里的期盼,直叫一个浓郁。

    “看来你对老夫还挺了解的吗?”

    洛璃转过声来说道,周财主一看那面容,与传闻着的一模一样,心里顿时高兴极了,忙跪下,一揖到地,直说道:“前辈,请救救我,救救我周家上上下下一百二十六口人,我……”

    “老夫来了,自然是要保你命的。”

    “谢谢恩人,谢谢恩人,恩人果然是义薄云天,天肝地胆……”周财主说着那赞美词,那三名武王看向洛璃的眼睛,却是有些畏惧的闪烁。

    洛璃看向三名武王,问道:“你们很怕我?”

    三名武王面面相觑,结巴着说来,“前㊣(7)辈,晚辈久仰大名……”

    “是久仰三百年前的大名嘛。”洛璃爽快地笑着,又转身看着那副画,说道:“这副画,很有意思,很妙。”

    周财主闻弦而知易,立马说道:“既然恩人喜欢,那就送与恩人了。”

    洛璃并没有推辞,笑道:“好,就当是你付给老夫的资金吧。”洛璃神情凝重地将这一副画收了起来,还问着周财主,这副画从何而来。

    周财主一五一十地说着,不敢有半名隐瞒。

    洛璃静静听着……

    子时二刻,越来越近了!子时到了。

    星空皓月藏黑云,大地一片漆黑,独有周府,亮如白昼!

    突地,一个身影于虚空闪现。

    四处立马惊呼震震,喧嚣入空,“夜杀者来了,夜杀者来了,快去禀报老他,夜杀者来了……”

    周府所有的人,都动了起来,无数羽箭射向空中那身影,只不过这些箭,飞到那身影五米之外时,就自动倒飞回去了;还有那些刀,那些暗器,统统无用。

    有尽职的保镖,尽全力发出他最大威力的武技,数道闪着清冷月光的刀芒,斩向身影,却见那身影随意一挥手,那些刀芒便以比杀来之前更快百倍的速度,袭杀回去!

    发出刀芒的仅仅只有数十人,而刀芒反袭杀回去之后,却是灭杀了上百人,挡在那个身影之前的,全部倒下。

    悠忽间,这身影便到达了周财主所在的那间房,然后落在了地上,三名武王已经走了出去,四十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保镖,挡在了身影的前面。

    “你就是夜杀者?”

    身影没有回答,只是迈步向前,四十人目光凛烈,手中各式兵器,散发出刺眼光芒,显然他们已经将全身的元力,都燃烧起来。

    而屋内,周财主紧张无比,洛璃却是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可他的脑海里,却是想着画上面的内容,还有他第一眼看到那画时,心里面条件反射般涌出来的震惊,那幅画里面,画的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巍峨之山,被云雾笼罩,山顶有一青松,直直挺立,青松之上,还有一人,手握一垂钓鱼竿,鱼线垂入云海,作垂钓状……

    洛璃并不知道这代表何意,只是莫名地心惊;他之前询问周财主画从何来,周财主说是数十年前,随手救了一人,那人醒来之后,便赠画远去,不知其名,不知去向,甚至周财主现在连那容貌都不记得了。

    周财主自然不敢去打扰洛璃,他已经站到了洛璃的后面,希望这个近段时间声名大震的魔道子,能够斩了夜杀者,他能够逃脱前面几百人都逃不脱的命运。

    夜杀者离四十人,不足十米,一名武王喝道:“夜杀者,有我们在这里,今晚你甭想越雷池一步!”

    “对,甭想越雷池一步!”

    “杀!”一人喝来。

    “杀!”四十人齐声喝出,同时出手,各色光芒闪耀,那些人的精神、气势,竟然在一瞬间达到完全一致,斩出的刀芒、剑芒,全都融合成了一体,威势惊人。

    夜杀者恍然未觉,还是往前走着,等到那浩大杀招,要杀到眼前之时,夜杀者才说道:“真是太吵了。”

    说着,又是伸手一拔,那融合了四十人的大威力杀招,就那样分崩离析开来,且反射回去,瞬间就袭杀入体,那些人根本就没有回过神来,就没了性命。

    那三名武王,倒是还没有死绝,他们咬着血牙说道:“就算你杀了我们,你今晚也死定了。”

    夜杀者眼睛一亮,念道:“是他来了吗?”说完,不再理会,直往前走去,脚步声“咚、咚、咚”地响在这片天地间,每走一步,那气势便上升几分,那间房也在这一步一步之间,摇晃不已,似要被拔地而出般。

    周财主看到房子摇晃不已,身子也不由自主地跟着房子震摇,那脸的肥肉,更是波澜起伏,嘴里哆嗦着说道:“恩人,他来了,他肯定已经杀光了其他人,他杀进来了……”

    “哦。”

    洛璃轻轻应了一声,那房子便不动了,周财主的惊恐之色,立马转换为欢喜。

    夜杀者面无表呢,还在往前走,可他每走一步,留在地面的脚印,更深了;洛璃也站立了起来,两人以房子为中介物,开始了第一轮的较量。

    那房子便一会儿摇摆,一会儿镇定,夜杀者离房子仅仅只有三米之距,突地双手握拳,一声大吼!

    震天吼声中,那本来用白玉石镶嵌的房子,如细沙一般,从最顶部慢慢落下;周财主哪里看过这样的画面,他的身子,已经软塌在地。

    那些纷纷扬扬的细沙,在落到洛璃周身五米之距,便再也落不下来。

    眨眼间,整幢房子全都化为了细沙!

    细沙并没有随风飘去,而是在空中旋转。

    随后,洛璃与夜杀者面对面相见,四目相对,空中有爆裂声响起!!

    “你终于来了,我以为还要杀上数百人,才能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