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98章 秦命与云穹,反目成仇?

作者:神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地一片寂静。

    清氏一族的三长老,这个屹立七国地域多年的强者,就这样,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的死在虚空之上!

    袁天涯呆呆的站在虚空之上,神情呆滞。

    他看着那毫无声息的三长老,良久之后,方才喃喃道:“死,死了?”

    一尊九洞天的武王,死了!

    他的脊背忍不住一凉。

    武皇!

    那男人,是武皇!

    他猛地看向云穹,而后者,也是将目光看向了他。

    他呼吸一促,一股死亡的阴影瞬间笼罩他的心神。

    这一刻,这个袁氏上族的大世子,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生不如死。

    和云穹的对视,就是生不如死!

    那是怎样的一个男人,让他这个从小便享受万人敬仰的大世子感到自惭形秽。

    那一刻,他的心中生出一抹恐惧。

    他害怕那个男人会杀了他!

    然而让他最终松了一口气的是,那个男人仅仅只是看了他一眼,旋即便是淡淡的收回了目光。

    随后,缓缓离开虚空,落在地面。

    袁天涯松了口气,他的后背早已被汗水浸湿,他的心中竟然生出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觉。

    “我活下来了。”

    他庆幸般的开口。

    然而紧随之而来的,是浓浓的屈辱!

    那个男人,不屑于杀他!

    或许在那个男人眼中,他只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杀了,脏手。

    这使得袁天涯在这两天时间内,连续受到秦命和云穹的打击,道心,受到极大冲击。

    清氏三长老死了。

    袁天涯瘫倒在虚空。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

    何其霸道?

    手一挥,直接碎人九道洞天,强势剥夺一位九洞天武王的全部修为。

    这种手段,方才是真正的生杀予夺。

    我让你死,你就得死。

    我让你活,你就得活!

    所有目光尽数聚集在云穹的身上,而他之前的那番对话,也是道出他的身份。

    鸿运商会的少主,云穹!

    这句话,不断的在众人脑海中回荡。

    大多数普通人恐怕只有一个极为模糊的概念。

    但对于云霄这一类人来说,鸿运商会四个字,如雷贯耳!

    这可是遍布七国的第一商会!

    大到七国皇城,小到七国每一个郡城,都设立了商会分会。

    可以说,鸿运商会控制着七国的经济命脉!

    他们更清楚,鸿运商会的总部,在南界,这是一个屹立南界不知多少年的强大势力。

    眼前云穹,竟然是鸿运商会总会的少主?

    这是一尊七国皇帝见了也得毕恭毕敬的存在!

    今日,得见真容!

    但……

    他们同样没有忘记。

    云穹出现的第一时间,便是落在了云蝶的身旁。

    从一开始,便是以兄妹相称。

    云霄:“……”

    北策军高层:“……”

    全体震撼!

    云蝶,这个容貌冠绝一时,一直跟在秦命身后的女子,竟然……

    竟然是鸿运商会的二小姐!

    “我的天……”云霄有些站不稳了。

    和他们在军营中朝夕相处一年多的女子,竟然是南蛮域第一大商会的二小姐。

    如果他们早知道后者这个身份,说什么也不敢跟她走这么近啊!

    他们又不知不觉的看向秦命。

    “好哇,这个小子,恐怕一开始就知道云蝶的身份,这是,傍上了富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富婆?”

    云霄等人不由得打趣道。

    众人闻言,也是忍不住一笑。

    清氏三长老死了。

    轰隆隆!

    袁天涯率领着三级母舰战斗群,仓皇离开。

    这场国战,结束!

    此刻,正式结束!

    大秦,成为了最终的胜利者!

    他们终于可以放松。

    而他们看向秦命和云蝶,也都充满了祝福。

    云穹解决了清氏三长老之后,立刻来到云蝶身旁,着急道:“父亲告诉我说,你觉醒了神脉?”

    云蝶一惊。

    “父亲早知道我体内有神脉?”

    显然,云蝶自己都是被蒙在鼓里。

    云穹点了点头。

    “的确,我强行动用神脉之力,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方才阴差阳错间觉醒了神脉。”

    “强行动用神脉?是为了他吗?”

    云穹脸色难看,并且第一时间指向秦命。

    云蝶见状,语气一噎。

    “你该死!”

    轰!

    云穹二话不说直接一掌拍出,恐怖的灵力瞬间成型,怒然轰击在秦命的身上。

    轰!

    秦命被一掌击飞,于半空中喋血。

    云蝶一愣,立刻尖叫一声:“秦命!”

    她慌忙跑到秦命面前。

    噗嗤!

    秦命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他的脸色,难看到极致,苍白到没有任何血色。

    “哥哥!你疯了!”

    云蝶朝着云穹怒吼道。

    这突然的一幕,让云霄等人都是没能反应过来。

    那云穹,论关系,不应该是秦命的大舅哥吗?

    怎么现在,反目成仇?

    “我疯了?你知道你的神脉对于你而言,有多重要吗?对于家族而言,又有多重要吗?为了这样一个男人,你不惜强行动用神脉之力,如果你的神脉因此受损,这个男人,死一百次,都死不足惜!”

    云穹怒斥出声,他看向秦命,眼中充满杀意。

    “他是我的男人,我救我的男人,难道有错吗?”

    云蝶哭的梨花带雨。

    她根本没有想过,自己的哥哥和秦命第一次见面,竟然会是这种局面。

    而听到云蝶所言,云穹更是怒不可言。

    “你的男人?”

    “一个武灵境界的废物吗?”

    “你觉得他有资格进我云家的家门?我云家何等门户?你的夫君,要么是一宗之首席弟子,要么,是一族之

    继承人,他必须是天生绝世,一代天骄,必须是这南蛮域最为杰出的年轻一辈,如此一来,才是最好的结合!”

    云穹之音,穿透这四方天际。

    这个时候,四周众人看明白了。

    这云穹,是看不起秦命!

    然而……

    你凭什么看不起?

    秦命,是他们大秦的将星,自从加入北策军以来,屡屡创造奇迹。

    国战战场,更是以一己之力颠覆战局,所向披靡。

    如今的秦命,为大秦军人之信仰,北策军之军魂,这样的将星,乃是大秦一国之荣耀!

    任何人,都没有资格看不起他。

    哪怕是什么鸿运商会的少主,也不行!

    “喝!”

    十万人马脚掌齐齐一跺,兵锋亮出,十万寒光耀世!

    他们不认什么商会少主。

    他们,只认秦命一人!

    轰!

    十万人凝聚而成的威势几若滔天,皆是满含怒意的望向云穹。

    云穹见状,眼神微微一变。

    不过很快,他的眼中便是流露出丝丝缕缕的不屑。

    “就这一群乌合之众,怎么,想借此施压与我?”

    “呵呵。”

    冷笑两声之后,云穹脚掌一跺,一股庞然大势呼啸而起。

    地面剧烈一颤,从其体内,滚滚不绝的皇者之威,一度横行天宇。

    在这皇者之威的压迫下,十万兵甲凝成的气势,就如同大海中的一叶扁舟,随意便可淹没。

    砰!

    十万人齐齐一震,纷纷倒退。

    无数目光颤抖,这,就是武皇的威势吗?

    一人,仅仅凭借气势,便可覆灭十万人之众的军队?

    武皇之威,恐怖如斯!

    而做完这些,云穹冷冷的看了一眼四面八方,目光又落在秦命和云蝶的身上。

    看着二人相依偎的场景,他的心中不由得再度升起无名怒火。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眼神疯狂一变。

    “你,不会已经和他发生关系了吧?”

    云穹问着,眼神死死的盯着云蝶的双眼。

    云蝶满眼的怒意,她觉得她突然有些看不透自己的兄长。

    在她的记忆中,她的哥哥,不是这样咄咄逼人的啊!

    “我已经是他的人了!”

    云蝶直接开口。

    在听到这个答案之后,云穹忍不住双拳紧握,额头上的青筋不由得突起,他的脸色涨红,眼中的森然杀意再也无法抑制。

    唰!

    他骤然看向秦命。

    “你这男人,真是找死啊!”

    武皇一怒,风云变色。

    蕴含着武皇奥义的恐怖灵力,立刻从其体内爆发而出,滚滚杀意,一度蔓延了整片天地。

    “哥哥!你要做什么?!”云蝶惊慌失措的怒吼道。

    “让开!”

    云穹没有多言,屈指一弹,一道灵力便是将云蝶身体束缚,而后强行移到一旁。

    “玷污你清白的人,唯有死!”

    轰!

    恐怖

    的灵力落下,直接朝着秦命怒杀而去。

    “不——”

    云蝶伸手抓向秦命,哭的撕心裂肺。

    但云穹的手段,没有丝毫减弱。

    眼看着那一击就要落在秦命的身上。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人影,突然掠出,拦在秦命的身前。

    轰!

    武皇一击落下,整个地面都是被轰出一道巨大的坑洞。

    呼——

    风吹过,烟尘散去。

    然而让众人以及云穹眼神一变的是,坑洞中,一个人影都没有!

    难不成,云穹一击,便是将秦命轰成了渣?

    云穹脸色有些难看。

    他紧紧的盯着那一处坑洞。

    良久之后,虚空一抖,秦命和步陆孤剑二人的身影,缓缓浮现。

    步陆孤剑还处于一个震惊的状态,他摸了摸自己的身体,然后转头拍了拍秦命,惊喜道:“我靠,没死?你刚才那是什么手段?瞬间转移?”

    秦命苦涩一笑。

    “你跑过来做什么?我自己可以的。”

    面对云穹的含怒一击,秦命只有最后一道手段,那便是芥子空间。

    可他没想到,步陆孤剑突然冲上来拦在身前,秦命刚才如果动作慢一点,步陆孤剑当场恐怕就要被云穹给轰死。

    “嘿嘿,抱歉,我实在无法眼看着我的朋友,就这样死在我的面前。”

    步陆孤剑回头一笑。

    秦命闻言,忍不住摇了摇头。

    步陆孤剑回头,看向云穹。

    “堂堂武皇强者,欺负一个武灵?”

    “欺负人?”

    面对步陆孤剑的质问,云穹先是一愣,不过很快,他的脸上浮现浓浓的嘲讽。

    “武皇行事,何须解释?”

    “哦?你的意思是,谁拳头大,谁就有话语权就是了?”步陆孤剑脸色阴森的问道。

    云穹闻言,不屑的挑了挑眉,道:“如何?”

    “那好,那咱们就比比谁的拳头大吧!”步陆孤剑怒斥一声。

    “就凭你?和那小子半斤八两的修为?”

    “呵呵。”步陆孤剑冷笑了一声。

    下一刻,在无数目光注视下,他朝天一喝。

    “老头子!你他娘的再不出手,你徒弟就要被人给打死了!靠!”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