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七十二章 有的是钱

作者:柿子会上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整整一个下午,叶诚都在这个茶室里面,将所有的关于京城叶家的资料都了解了一个遍。

    他们的人员并不复杂,只是叶富爱人家那边,加入了叶家的集团,变得有些错综复杂了。

    “你叫什么名字?”叶诚忽然问道。

    “回老爷的话,我叫罗飞。”管家说道。

    叶诚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段时间就先辛苦你了,就像我之前说的,以后的叶家,就由你和叶溪然来管了,所以不需要担心薪酬问题,我只能说,你和你家以后,由叶家保证你们的子孙后代,事事无忧。”

    罗飞弯腰鞠躬,诚恳的说道:“谢谢老爷。”

    叶诚继续说道:“接下来,先让书国的葬礼完美的进行,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扰,你只需要记得,你尽管去管理,只要出现任何的事,我扛着。”

    罗飞微微一怔,想到这个神秘的年轻人说着这么霸气的话,不由得心头一震,这种中二的话,可不是随便就能说出来的。

    要么就是真的中二,要么就是有莫大的能力。

    而叶诚,明显就是后者了。

    临近下午的时候,穆局长打来了一个电话。

    他告诉叶诚,上午抓的那个人,背景有些强大,是京城叶家的人,非常难伺候,如果想要多关些时日,他会尽全力去做,可是并不能保证,如果上边来人的话,他也没有办法阻拦。

    叶诚应了一下,说了一句尽力而为便挂了。

    这也是无奈之举,毕竟百川市来说,穆局长就是最大的一个总局官职了,如果是上边来人,他也没有办法硬关着人不放。

    要知道,他们始终只是一个合作关系,说得好听点,就是报恩,但是这个前提,是不会威胁到穆局长的位子的情况下的。

    整个下午,很多的人依旧有条不紊的前往灵堂进行吊唁。

    今天一整天,几乎百川市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很多公益组织也开始缅怀这个老人。

    到了晚上的时候,每一条街道都有那种霓虹标语,歌颂叶书国的好人好事。

    这种事情那些官场都是同意了的,毕竟叶书国代表着的,是有很多良好品质,积极向上的正能量,更是带动了百川市的经济发展。

    第二天,官场上面的人也一个一个的走来了。

    还有一些老熟人也来了。

    西南大学医学院院长,白凤臣,带着他的儿子白建,孙子白城,来到灵堂吊唁。

    百川市医学院院长,沈古稀,来到灵堂吊唁。

    卫生局副局长,黄副局长,来到灵堂吊唁。

    ……

    还有更多更多的人。

    张秀清的外孙女,楚嫣,带着自己的好闺蜜黄秀琴,也来这里了。

    尹天豪带着尹琳也过来了。

    叶诚都没有见他们,很多的人都是因为叶诚有恩于他们,所以来了,在他们的印象中,叶诚是和叶家有血缘关系的。

    这些人,都是在百川市中响当当的人物,所有的人都差不多认识,见面也聊了几句,最主要的还是在询问,叶诚现在在哪里。

    管家招待的他们,管家对他们说,叶诚现在正被一些琐事困扰。

    他们关切是什么事情。

    管家便说出了京城叶家和百川市叶家的关系。

    众人纷纷唏嘘不已,没想到京城叶家竟然和百川市的叶家,有这样近乎狗血剧般的剧情了。

    很快,时间慢慢的过去,将来到了叶书国葬礼的那一天。

    也就是在这几天当中,很多人通过电视还有手机新闻,知道了关于这名老人的生平。

    也有更多的人出现,他们将自己受到的叶书国的帮助都报告给了媒体,人们才知道,除了那些书面上被歌颂赞扬的世间之外,很多人都受到了叶书国的帮助。

    这种不求回报的无私奉献的精神,让所有人为之泪目,让更多的人自发的加入到了送行队伍当中。

    叶书国的生平事迹,也发表到了网上,更多的人对其缅怀。

    在这一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悲凉的气氛,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送走这位为了百川市奉献了无数精力和时间的老人。

    叶书国的陵墓选在了一座靠近郊外的公墓,这是管家罗飞根据叶书国的遗嘱所选择的。

    出殡那天,整条送行队伍无比壮大,连起来了三条街的距离。

    无数的车,也因此而陷入了阻塞,不过没有人怨怒,他们都自发地鸣笛默哀,就像是这座城市发出了哭声一样。

    叶羽柔和叶诚坐在车里,呆呆的坐了很久,叶诚这才说道:“不用控制着情绪,今天本来就是悲伤的一天,想哭就哭。”

    叶羽柔抬起头,抽泣了一下,说:“不了,我爷爷告诉我,希望我经常的笑,这样才能开心地活下去,之前在灵堂的时候,已经哭的眼睛都发胀了,我爷爷要是知道了,又要不开心了。”

    一边说着,叶羽柔慢慢的微笑了一下,可是这个笑容随之而来的,是两行留下来的孤单的泪水。

    叶诚伸手将叶羽柔拥入怀中,说:“以后还有我呢。”

    叶羽柔将脑袋埋在了叶诚的怀里,深深地拥着他,想要埋进他的胸膛里一样,然后小声的啜泣着。

    叶诚叹了口气,他知道这种感受,不能去劝阻,说什么节哀,这只是敷衍的说词。

    自己最亲的人逝去了,如果连哭都要去管,那就有些过分了。

    车队慢慢的驶入公墓当中,开始下葬。

    天空有些阴沉起来,太阳的光芒并不强烈,一阵阵风吹过,将树上有些泛黄的叶子都吹了起来。

    “要入秋了。”叶诚望着窗外的风景说道。

    “嗯……”叶羽柔已经渐渐地停住了自己的哭声,开始跟着叶诚望着窗外的风景。

    叶羽柔在脑海里回荡着她和叶书国小时候发生的事情。

    “从小我就被爷爷带大的,到了我上高中的时候,我就被爷爷安排去了国外,很长时间没有见到爷爷了,直到今年,我才重新见到他,那个时候,我看到了他头上的白头发。”

    叶羽柔的眼眶红肿,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她没有化妆,否则不知道要花了多少次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