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四章 蛛丝马迹

作者:莫伊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武侠小说网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康戈也跟着点头,很多时候其实未必看起来非常可怖的残忍手段才意味着动机背后的深仇大恨,毕竟人和人的个性有所不同,对于有的人来说,复仇就是一种玉石俱焚般的惨烈,这样才能够解除掉自己心中的仇恨,而对于另外一种人来说,杀敌一万自损八千并不是最佳选择,所以需要更隐蔽的谋划。

    现在的问题在于,原本认为最能成立的根源所在现在基本上被推翻,凶手没道理泛泛的仇恨从事与儿童打交道相关领域内的男性从业者啊。

    如果是仇恨与儿童打交道行业的男性从业者,那十有**还是与特殊癖好有关,这一点冯星波很显然不符合,那么没有这方面的缘故又不足以形成仇恨,于是在仇恨根源到底在哪里的问题,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本来我也一直在困惑这个问题,”纪渊在他们说完之后,点点头,开了口,他虽然微微皱着眉头,但是看起来却好像并没有那么被困扰,“但是今天我产生了一个新的思路,可能凶手仇恨他们两个人,并非是他们本人对凶手或者凶手的亲人做过什么,而是他们两个人职业相关带来的某种影响使然。”

    康戈今天早些时候没有跟他们一起走,所以现在听纪渊这么说还有点茫然,他扭头看了看夏青,想要从夏青那里得到一点提示。

    夏青听了纪渊的话之后,也是一脸的若有所思,康戈见状,只好开口询问他们今天的收获,夏青把先前的事情大略的给他讲了一遍。

    在给康戈讲述之前他们的工作收获的时候,夏青自己的思路也在逐渐变得清晰起来,等她把自己和纪渊先前的所见所谓大体描述过后,便恍然大悟了。

    “这么说起来,咱们俩今天的运气实在是不错啊!”明白了纪渊所谓新的思路是什么之后,夏青的情绪也重新振奋起来,“按照原本的推测方向刚刚走入死胡同,就机缘巧合的被咱们撞见了新的破案契机!”

    康戈虽然和纪渊性格迥异,但是思路确实出奇的合拍,现在也已经摆脱了方才的茫然,摸了摸下巴,点点头:“是啊,你们俩今天的运气还真是太好了!”

    “我之前也会觉得有一点什么不太对的地方,但是没有特别清楚的意识到,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联想到别的事情的呢?”夏青觉得有点惭愧,她之前又过几次心里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但是却没有能够及时反应过来。

    “最初让我感觉到不太对劲的是邵玉书在和咱们讲述一些事情的时候的那种自相矛盾的情绪。”纪渊说,“一方面他对以武力威胁和戏弄别人的徐志强是待有一种强烈的厌恶情绪的,按理来说他应该是那种讨厌暴力,也讨厌恃强凌弱的人,另一方面他却很喜欢标榜自己曾学过散打的事情,标榜自己的‘战斗力’。

    一方面他一直强调男女有别,男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女人也是一样,表示自己最最厌恶不男不女的人,讨厌娘娘腔,而另一方面,他又在徐志强口头上对冯星波进行嘲笑和侮辱的时候,替冯星波出头,和徐志强差一点就起了争执,他的思维和言行彼此之间一直都存在着许多的矛盾点。”

    “就是他的这种矛盾的态度,给了你一种启发?”夏青问。

    纪渊点点头:“对,一般来说,抛开外部因素不谈,如果一个人对于什么事物是一种又爱又恨的心情,那么根源多半在于自己的心结。一旦有人存有心结,那么别人有没有真的做什么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是否符合他已经实现划定好了的那些标准,只要符合,就足以激发出对方内心里面强烈的仇恨情绪。”

    “说来惭愧,邵玉书的这种矛盾的情绪,我感觉到了,但是没有立刻想清楚这里面的关键在哪里,不过我倒是很清楚的感觉到了他对咱们有一种想要保持距离的态度。”夏青说出自己的看法,“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中途接了电话,说他老婆破了羊水,需要赶快到医院去,走得很匆忙,当时因为他老婆确实是已经临近预产期,所有人没有任何的质疑。

    但是今天咱们遇到他的时候,首先我们知道了他是去给新生儿买一些必需品,因为孩子很大,所以事先准备的新生儿纸尿裤太小了,因为准备不足,湿巾等等的物品也都没准备,所以需要急急忙忙的去购买。邵玉书妻子又说,她觉得可以将就一下,但是邵玉书太追求完美,不肯将就,非要跑去买。

    所谓的将就也好,不将就也好,都是打从一开始就做出选择的,生孩子住院的时间似乎也并没有很久,不大可能已经将就了一半的时间,后一半忽然决定要不将就,突然就追求面面俱到起来了。

    邵玉书当天急着要走,差一点忘了去另外一个房间把女儿接上,按照常理来说,如果他是急着去医院,女儿应该是会带着一起过去的,毕竟情况紧急,他当时也是说他要急着赶去医院。可是今天从小女孩儿的态度来看,她分明是才见到了自己的弟弟,对于一个新生儿的状况还充满了好奇和茫然。

    所以我怀疑,那天邵玉书急急忙忙离开并不是真的因为妻子破了羊水马上要生产,他妻子实际上生孩子的时间要比他营造出来的往后推一点。”

    “这一点我们稍后可以确认,难度不大。”纪渊对她点点头。

    “这是其一,”夏青竖起两根手指,继续说,“其二就是今天他的表现了。最初我们偶遇到他的时候,他就很紧张,那个时候我还觉得他可能是跟警察打交道本能的拘谨,但是到了医院之后,作为一个那么体贴妻子的好丈夫,又是第二次做父亲的人,照理来说应该是比较有经验,善于处理问题的。

    偏偏今天他明知道妻子是不喜欢他那种男女有别和行为界限的论调,一边还记着叮嘱妻子不要大动肝火,免得影响了小儿子的‘口粮’问题,一边却又话里话外一句不让,像是故意在挑动妻子的激动情绪,然后借机离开。”

    纪渊微微一笑,似乎是很高兴夏青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之前我们在超市附近遇到他,说要送他去医院,他虽然推辞,后来还是选择了接受,但是后来大女儿哭闹着要回家,并且大女儿的情绪和声音也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小儿子的情绪和状态,我们提出来送他们回去,邵玉书确实非常坚决的表示要让女儿在那里再呆一阵子,不能什么都依着孩子,这个理由太牵强了,让我忍不住多做了一些联想。

    之前他的妻子和咱们提到了一句,他们是误打误撞的在那个舞蹈学校给孩子报了跆拳道班,实际上他们家住的位置距离那家私立产院并不远,那个私立产院的位置,我大概衡量了一下,似乎距离景永丰工作的全脑开发中心,以及他生前租住房子的地方都不算特别远,所以我就忍不住怀疑,邵玉书是害怕我们知道他家的住处,所以不肯让我们送他和孩子回去。”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们都清楚了他们两口子的身份,想要查出来住处不是也不会有什么难度么?”康戈提出一个疑问。

    这一点夏青也已经考虑到了:“所以我怀疑,他们有可能并没有住在自己家的房子里。现在不是有很多人,因为自己家的房子距离工作单位,或者孩子的学校距离太远,不太方便,所以为了方便孩子上学或者自己上班,会选择把自己家的房子闲置或者出租,另外再到单位、学校附近租一个房子来住。

    如果邵玉书一家就是这样的一种情况,那他只要不被咱们发现他租住房子的地址,咱们查到他登记的住处也没有什么用,可能离得十万八千里呢。”

    “不过这倒也算是一个间接证据了,”康戈听了夏青的分析之后,嘿嘿一笑,“他老婆已经说出来了,他们家住的离医院不远,那么咱们一查,他们登记的房产并不在那附近,而后续邵玉书又否认在那边租房的事,就证明他心中有鬼!”

    “是啊,虽然说这样的证据没有什么实质的意义,但是用作攻心战里面就还有点价值。”夏青虽然找到了一些让她觉得起疑心的东西,始终还是有些没底,“主要是这样的一个人,之前和今天的接触当中,的确都流露出了一些不太对劲儿的情绪,但是毕竟从表面看起来,还是很难找到非常直接的关联性,能够证明他有足够的动机去对这两个人下手啊。”

    “有办法。”纪渊给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如果景永丰是第一位被害人,冯星波是第二个,那么你们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

    “连环杀人啊!”康戈不假思索的做出回答。

    “那么连环杀人的特征有哪些?”

    “唔……作案地点从远到近,作案手法可能会有逐渐完善的过程……”夏青想了想过去学过的相关理论知识,才说了两句,就意识到纪渊的重点在哪里,“我明白了!这两个案子还存在一个关键点,那就是景永丰被害的手法非常的干净利落,不留任何的痕迹,并不相识一个初次作案的人能够达成的效果!”

    纪渊颔首:“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邵玉书极有可能并不是市本地人,至少从小一定不在市生活,我们查一下他的籍贯,如果确实是后迁过来的,联系一下原籍所在地的公安机关,询问一下早些年当地有没有没有结案的投毒案,先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剩下的就容易得多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