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290:就是要偷听

作者:冰公主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武侠小说网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馨儿抿了抿嘴:“阿喜,倒杯水给我。”

    “嗯!”阿喜应了一声,急忙给她沏了一杯茶。

    北堂馨儿拿起,大大的喝了一口,眸里掠过一抹坚凝,重重的把茶杯放到台面上。

    ‘啪’的一声清响,吓了阿喜一大跳。

    尼玛,虽然是父亲,但叫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拉倒吧!

    “做尼玛啊,老娘没心情!”北堂馨儿咆哮着,她不想做棋子,锐世有四分之一是她的,帮着那个不知所以的父亲推翻锐世?她脑子进水了!

    阿喜眨了眨眼睛,刚才小姐说脏话了,看来小姐不是一般的生气。

    这时候威廉走了进来,见她神色里的不妥,他皱眉,坐在她旁边道:“怎么了?不高兴吗?”

    北堂馨儿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不说话。她不想搭理他。

    威廉更是疑惑,刚想说话,却感觉到空气中有一丝异样之色,不禁警觉起来:“馨儿,刚才有人来过?”

    此话一出,北堂馨儿心里一惊,不行,她不能把北堂嚣来过的事情告诉他,威廉生性多疑,就算她心清如水,他必定会怀疑她做过什么的。况且迪然不知道离开没有,被威廉捉到那肯定少不了一顿打的。

    看向威廉警戒的眼神,北堂馨儿抿了抿嘴,拿起茶杯,然后又重重一放!

    “砰”!的一声,茶杯重重摔到台上,溅了不少茶水出来。

    “哇呀!”她本想大骂出口的,但这茶水……咋这么烫?!

    尼玛的,忘记阿喜帮她加水了!这杯茶还是滚烫滚烫的!

    “馨儿!”威廉一阵心痛,赶紧用衣袍擦干她手上的茶水,对阿喜道:“快叫医生来!”

    “是!”阿喜应了一声,正想离开,却被馨儿叫了回来。

    “不就是被水烫了一下嘛,至于这么紧张吗!”北堂馨儿无奈道,什么事情都找医生,这医生还真够忙的。

    阿喜抿了抿嘴,立在原地不知走还是不走。

    威廉握着馨儿的手正往她手上吹冷气,瞄见愣在一旁的阿喜,双眸凶光一露,吓得阿喜惊叫一声,跑了出去。

    威廉扯了扯眉角,这丫头……

    “你吓我丫头干什么?!”不管是对还是错,馨儿决定先暴骂威廉一顿再说。

    威廉愕了愕:“本王叫她去找医生……”

    “我都说了不用找!被水烫一下而已,又死不了!”

    威廉顿了顿,错愕了一会,双眸一片沉凝:“馨儿,发生什么事情了?”

    馨儿双眸微眯,敢情还没被她骂傻。

    “你自己做的好事,自己反省去!”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馨儿站起身来,朝床上走去。

    爬到床上,转过身去不理他。

    搓揉着小手,馨儿咬牙切齿的,手被烫得好痛……这个死阿喜,给她加的多少水温,有这样泡茶的吗?阿喜她丫的脑子真的越来越不利索了!

    感觉有点无辜,威廉还是很认真的想了一会,试探着问道:“你怪本王这几天没怎么来看你?”

    “老娘不是为你而活的,你不来老娘身上又不会掉块肉!”

    “……”威廉双眸一眯,隐隐透出嗜杀之色,这女人三分颜色装大户?又想挑战他忍耐限度吗?

    见身后的他久久不说话,北堂馨儿心里一紧,这男人不会是被她气得吐血而亡吧?

    念及此,北堂馨儿又等了一会,发现威廉还是没有动静后,遂转过身来,赫然发现威廉已经站在床边看着她,双眸一片炽热!

    “哇!”心脏快跳出来般,北堂馨儿一下子弹跳起来,往后退了几步。

    “本王又不是

    鬼,用得着这么怕本王吗?”威廉微微皱眉,像想到什么似的问道:“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对不起本王的事情?这次是哪个男人?说!”

    北堂馨儿白了他一眼,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老娘才没那份闲心!”

    威廉一窒,随即一脸愠怒,俯下身一手将北堂馨儿扯了回来:“女人,你再说一次?”

    如冰的俊脸一下子放大,北堂馨儿心脏停跳了一拍,火气陡地一降,咽了咽口水道:“我……我……”

    威廉俊眉一挑,一下子将北堂馨儿拎起,紧紧将她搂进怀里,一字一顿道:“女人,如果你再无理取闹,本王可以告诉你,本王今天还没吃东西,本王不介意现在就开餐的。”

    北堂馨儿的脑子停顿了一秒钟,遂立刻满脸通红:“我我我也没吃饭啊!”

    晕倒,说这话的她真的秀逗到家了!

    威廉薄唇往上一扬,勾起一抹狡笑道:“好,那我们现在就开餐吧!”

    威廉话毕,大手拉着北堂馨儿的衣领,只要一用力,她的衣服就要报废。

    “慢着!”北堂馨儿大叫:“什么跟什么啊,我问你的问题还没有回答呢!”

    威廉挑了挑眉道:“你有问本王问题吗?本王觉得,你完全是在找渣!”

    北堂馨儿眸色一黯,小手抽出来,狠狠的往他俊脸上一掐!

    “该死!”威廉是真的怒的,大手狠狠拍向她的小手,听到一声惊呼后,心里一紧,遂记起她刚才被茶水烫到了,心里猛的一提。

    “呜,好痛!!”这次是真的痛,北堂馨儿摸着自己的小手,痛得眼泪直流。

    威廉一阵愧疚,连连道歉:“对不起,是本王不对,馨儿别哭,等会医生就到了,医生到了上了药就不痛了……”

    威廉一边哄她一边轻呵着她的小手,完全当她是小孩子一般对待。

    正要说话,瞄到北堂馨儿那警告似的眼神,他知道这女人爱钱贪财,如果不答应她,她肯定跟他闹个没完。

    手抚着额头,威廉无奈道:“嗯,是本王的错,你想要本王如何补偿你?”

    北堂馨儿暗里一笑,目的达成!

    “我要出去!”她想也没想的吼道。

    威廉脸色一沉:“你再说一次?”

    北堂馨儿眨了眨眼睛,接触到他眸里的一片危险之气,本能的退缩了一下,却又不怕死的迎了上去:“我要出去,你不是说我要什么都答应吗?现在我的要求就是,我要出去,要到到外面去玩!”

    “不准!”威廉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回道。

    威廉这句话吼得比她声音还高,馨儿整个被他吼愣了,缓了一秒钟后才道:“你不准我出去,我自己出去!”

    “你敢?!”威廉双眸一狠:“如果你敢,本王就把当天在摄政王府里值夜的近卫军全都杀了。”

    “你!”料不着威廉如此凶残,馨儿指着他说不出话来。

    “我什么?”威廉挑眉道:“你应该知道,会有多少人因为你的任性无辜把性命丢了,馨儿,本王劝你行事前三思!”

    北堂馨儿咬牙切齿,这个男人可恶透顶!她只是想出去逛逛而已,在摄政王府里闷死她了!

    北堂馨儿鼓着腮帮,大大的喘着气,这男人气死她了!

    谁叫她有‘前科’,自打上次回来,威廉就差拿条锁链把她锁摄政王府去。

    两人僵持着,听得冷面在外面道了一声:“摄政王,西奥多在殿外等候。”

    威廉微凛,西奥多为了避嫌一向甚少主动进宫,现在竟然来了,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上北堂馨儿还是气鼓鼓的脸,

    威廉道:“我去见见晋王,本王回来之前,除了出去之外,你可以向本王提其它任何要求。”

    “我……”北堂馨儿大喜,除了出去,她不就是要钱嘛!

    “打住!”未等北堂馨儿话完,威廉就打断道:“前提之下,是本王能接受的范围内!”

    北堂馨儿气结,威廉已然走了出去,遂大骂道:“威廉,你这个大混蛋!”

    议会厅。

    “什么事情这么紧急?”端起台面上的茶盏,威廉问道。

    西奥多看了一眼威廉,笑道:“看来摄政王这阵子很忙。”

    威廉挑了挑眉:“北部战事吃紧,这段时间北部使者要来,本王正揣摩着他们的意图是什么。”

    西奥多挑了挑眉,笑道:“北部国一向不甚安份,想必这次派使者前来,也是想探探锐世的底。”

    “嗯。”威廉应了一声,双眸看向西奥多:“说你的事情。”

    西奥多淡淡一笑:“昨晚我那里,来了神秘的人。”

    “哦?”威廉挑了挑眉,重又打量了西奥多一遍:“神秘人?来杀你的吧?看你这样子没受伤。”

    西奥多摇了摇头:“昨晚来的人,也是探底的多。”

    威廉双眸微微一眯:“探底?”

    “嗯,”西奥多压低声音道:“想是与那位有关。”

    威廉眼眸一黯,西奥多嘴里的‘那位’,就是北堂嚣:“他这阵子有何举动?”

    “活动很频繁,想必与这次北部国使者到来有关。”西奥多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摄政王,小心保护好馨儿。”

    威廉脸色一缓,冷冷道:“那就看她想我怎么做了。”

    西奥多轻轻一笑道:“摄政王,你心里是知道的,馨儿我倒是信得过。”

    威廉不说话,馨儿是北堂嚣的我,虽然一直都没甚过份行动,但他最不放心的,就是迪然!

    若不是看在迪然是少公,他早将迪然卡嚓掉了!

    北堂嚣是个祸根,。

    “摄政王,我打探到了些消息。”

    “说。”

    “北堂嚣的爪牙与锐世的龙凤茶楼老板居苍海来往很密。”

    威廉挑了挑眉,冷冷一笑:“一个商人胆子这么大?”

    “这居老板很会做生意,盘根错节的,听说他好像是抓了不少大人物的把柄,那龙凤楼,就是锐世一个情报机构。”

    “哦?”威廉眸里掠过一抹闪烁:“这姓居的有如此能耐?也不失为一个人才,如果不是与北堂嚣有关系,本王还真想和他合作一下。”

    西奥多淡淡一笑:“摄政王,要如何处置此人?”很有可能,这是北堂嚣的财富来源。

    威廉沉吟着,正想说话,突然目光一闪,冷声道:“既然来了就进来,别在外面偷偷摸摸的偷听!”哎,真个让他头痛。

    威廉话音刚落,就见殿门外探出一个小脑袋,面容清灵透彻冰雪。

    西奥多双眸微微一亮,浅笑着看向门外佳人。

    “谁偷听了啊,我只是刚好路过这里!”被发现了还死不认帐,馨儿仰着头走了进来。

    “北堂王妃。”西奥多站起微微行礼道。

    馨儿多看了他几眼,这男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如此俊美,如此温柔,她真是羡慕姐姐。

    “咳!”几声轻咳响起,馨儿收回目光,对上威廉警告的眼神,抿了抿嘴。

    “身为王妃,没个王妃的样子,要听的话就进来听,在门外偷偷摸摸的让人笑话!”威廉低声骂道。

    馨儿撇撇嘴:“如果我进来的话你们会说吗,哼。”她一边说着,人已坐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