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59章 你怎么没死

作者:此木为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959章 你怎么没死

    一听孩子,上官若离身子一僵。

    东溟子煜感受到她的紧张,忙握紧了她的手给她安慰,在她耳边轻语了几句。

    上官若离也是关心则乱,马上恢复了镇定,孩子们很安全,不会有事,定是这孙侧妃虚张声势。

    她优雅地朝孙侧妃走去,黑色的鹿皮短靴不紧不慢的踩在青石板上,哒哒作响,高高低低很有节奏感,一下一下的仿佛踩在人的心尖儿上。

    上官若离在孙侧妃的跟前站住,凑近了她,冷冷一笑,道:“本妃自然想要自己的孩子,可不会像某人一样畜生都不如,为了权势,生下女儿不要,将自己的亲生女儿捂死!却把别人的男孩当儿子养。”

    孙侧妃眼睛瞬间瞪大,不可置信的问道:“你你你,你说什么?”

    上官若离轻笑:“听不懂人话吗?知道什么叫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了吧?”

    孙侧妃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疯狂的摇着脑袋,“不会的!你胡说!你胡说!”

    当年的事,做的那么隐秘,知情人都灭口的灭口,死的死了,不会有人知道!

    上官若离很好心的道:“接生的周婆子!”

    孙侧妃眼睛蓦地睁大,尖声叫道:“你胡说八道!本妃是皇家的媳妇,怎能容你随意污蔑?你等着!本妃马上让人杀了你们崽子!”

    说着,转身要跑。却被地上的尸体绊倒了,摔了一个狗吃屎。

    上官若离笑道:“你看,现在就遭报应了吧?你看着身边那个男孩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在哪儿?她长的什么样?她有没有怨恨你这个狠毒的亲娘?”

    孙侧妃从一具尸体上爬起来,故作镇定的道:“你休要胡说!本妃也是上了皇家玉蝶的,怎么能容你随意欺辱污蔑?”

    她忘了,是谁来人家家门口挑衅滋事的?

    上官若离淡淡道:“是不是污蔑,你心里还没数吗?你午夜梦回的时候就没梦到过你那个可怜的女儿!”

    孙侧妃吓的后退两步,恼羞成怒的冲着路口的马车尖声叫道:“来人!把那两个小崽子带过来!”

    上官若离的瞳孔缩了缩,向东溟子煜看去,见他依然冷静,黝黑的眸子平静无波,心里不由得就冷静下来。

    马车的车帘被掀起,上边下来两个抱着孩子的婆子。

    孩子被襁褓裹的严严实实的,看不见他们的模样,没有哭闹,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上官若离眉头一紧,抬步就要上前查看。

    “别过去,不然本妃就让人掐死他们!”孙侧妃眸光阴毒的看着她。

    上官若离冷声问道:“你想干什么?”

    孙侧妃看向东溟子煜冷声道:“你自杀,”又看向上官若离,“你给本妃做奴婢!”

    上官若离呵呵冷笑,“你做的一手好梦,不让我看孩子的模样,就要我男人的命,想的美!”

    东溟子煜唇角微微上扬,“我男人”和三个字成功取悦了他。

    原来享受女人的霸道疼宠,是这么幸福的事。

    孙侧妃阴狠的道:“这么说,你是不顾及这两个孩子的性命了?”

    上官若离冷笑,“那你要不要顾及你的亲生女儿的性命呢?”

    孙侧妃眸光微闪,冷喝道:“你别左右而言他,本妃只有一个儿子,没有女儿!”

    “不见棺材不落泪!”东溟子煜拍了拍手。

    孙侧妃眼睛睁的大大的,再也掩饰不住眼里的惊恐。

    在东溟子煜出现的那一刻,她就知道糟糕了。她想走,可是已经晚了,自己的人都死了,周围有很多枪口对准着她。

    她如临大敌,全身绷紧,盯着东溟子煜,不停地吞咽口水。不是被他的美色所惑,而是吓的。

    整个场面都静悄悄的,只听见一阵悉悉率率的脚步声,从宣王府内由远而近。

    这轻微的声音却给她巨大的压力,让她心惊肉跳。

    上官若离在她耳边用诡异飘渺的声音,轻轻的道:“睁大眼睛看着吧,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说完,走回到东溟子煜身边。看着面色变幻不定的孙侧妃,眼中闪过一抹嫌恶,连婴儿都拿来利用,对亲生骨肉都下毒手的人,不算人。

    孙侧妃没有受伤的手握成拳,不想去看宣王府的门口,却不由自主地抬起头看过去。

    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的婆子牵着一个瘦小的小女孩儿走了出来。

    孙侧妃见到二人,眼珠子瞪得要从眼眶子里飞出来了,“你们……”

    趁着她震惊失神的时候,有暗卫倏地出现,闪电般的速度将两个襁褓中的孩子抢过来。

    递给上官若离一看,果然不是她的孩子们。但两个孩子好像中了迷药才不哭不闹的,让人带他们下去先解毒再说。

    而孙侧妃却无暇注意这一切,因为她一眼就认出了周婆子。

    经过这些日子的调养,周婆子和丫头的气色好了很多,已经不像刚来时那般瘦的脱了形,可以看出原来的模样了。

    而周婆子手里牵着的小女孩儿,一看就知道是秦王的女儿,因为她长得太像秦王了!

    虽然当初她只看了这孩子一眼,却清楚的记得这孩子的右眼角处有一个米粒儿大小的泪痣。

    这个泪痣,是那么的明显!

    刺痛了她的眼,让她大脑内一片嗡鸣。

    周婆子对丫头道:“丫头,这就是你的母妃,去叫母妃!”

    “丫头只有奶奶您,没有什么狗屁母妃!”丫头稚嫩的声音,冰冷而无情。

    面对丫头冰冷的眼神,孙侧妃再也狂不起来了,眼神闪躲,不敢与丫头直视,瑟瑟发抖地尖叫道:“你,你怎么没死?当初本妃亲自探过你的鼻息,你明明死了的!”

    周婆子抱住丫头,含着仇恨的泪道:“这孩子命大,老婆子在埋她的时候,她争回了一口气!我带着这孩子躲起来,可是你们却杀了我全家!”

    孙侧妃眸中闪过一抹嗜血的疯狂,凄厉的尖叫道:“你胡说!她死了!不,本妃生的是儿子!是秦王的大公子,是将来的皇上!”

    说着,疯狂的朝丫头扑过去,那狠毒的样子似要将丫头生吞入腹一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