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32章 表面文章

作者:风无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仔细一想,墨斗觉得自己纯粹杞人忧天。

    这姑娘才刚大学毕业呢,哪怕真是0局潜在员工,身上肯定也是带禁制的,不可能随时施展。

    不存在再被电一回的可能。

    不过她老姐是真把墨斗电虚了,无论如何,还是先嘘寒问暖一趟比较靠谱。

    “诶?你不是那个……额,我记得应该是叫李、李……”

    张成安连忙走到了墨斗身旁笑呵呵得道着,“这姑娘叫李思月,您那天过来的时候她是一起来面试的嘛,当时还闹了一点小误会。”

    “哦,对,我想起来了!”墨斗这才恍然大悟,“我就说嘛,来这家门店的时候听见李经理的名字我还觉得有点耳熟,原来你们是姐妹啊?哎呀基因确实好啊,姐妹两都这么漂亮,人也都如此优秀,你们的父母肯定相当骄傲吧。”

    李思月有些不好意思得回道,“您误会了,我和思琪姐姐是堂姐妹……”

    墨斗的心又揪了起来。

    0局是有亲缘回避条款的,在知情的情况下,直系血亲不能安排在同一城市。

    李思月表面上是刚大学毕业嘛,按说应该是没有经过训练,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潜在员工”,依然要受那个限制,大学同样不能在自己直系血亲这边读。

    能待着,那么肯定就不是局内人,墨斗也不需要担心自己左手也给电残废。

    但人家是旁系……

    这就不好说了,还是得胆战心惊。

    “哎呀,那也一样嘛,我相信你们各自的父亲培养你们也一定是花了相当大的工夫,你姐姐就不用说了,这家店在她带领下业绩相当出众,这点我可是非常清楚的,你那天面试的时候我也在嘛,也是相当不错的嘛,对吧,小张啊……”

    接下来就是在张成安面前说两句场面话了,说“人家是重点大学的高材生,是人才,愿意来我们公司发展是我们的荣幸,一定要好好培养”之类的。

    反正先得劲儿吹,先说两句好话呗,留个好点儿的印象,到时候下手不至于像她姐姐那么狠。

    反正女人的脾气说不清,明明一直好说好话的,天知道哪句话说错了就开始闹腾。

    好话要讲,但也不能厚此薄彼,李思月之后,每一个人员工墨斗都“嘘寒问暖”了一番。

    反正就照正常黑心老板那套来呗,饼先给人家画好、稳住军心,至于钱……该给的墨斗肯定还是给。

    不可能公司赚钱了公司一毛不拔一顿火锅就给打发了吧?

    反正到时候合同签完一人发一个红包呗,别真成黑心老板了。

    画半天饼,实际上也是为了争取更多一点的时间,现在连握手都生不如死,更别说捏筷子了,要万一给人看出来不对、说肩膀有伤,医院药房又没有他的记录,这马脚可就大了。

    一个一个招呼,手臂也是逐渐回复状态,十多个人下来,虽然手臂依然很疼,但起码拿漏勺接点菜还是可以的,咬咬牙、先把这顿饭对付过去再说。

    入席,却还有另外一个问题……

    端不起杯子。

    如果员工都是老油条,右手夹着烟垂在桌面下、左手端杯不会有问题,但现在都是年轻人,一看手指间颜色就知道大部分都不抽烟,那就不合适了。

    既然如此,也只能长话短说,忍痛举着酒杯,墨斗就说了一句话,“我们不搞那种虚的,吃饭就吃饭,大家吃好喝好,酒足饭饱才有精神嘛。”

    说完,一饮而尽。

    跟着赶紧把杯子放下开始闷头吃饭。

    别说,效果还挺不错,既躲开了痛苦,貌似还给员工留了个不错的印象。

    反正墨斗读唇就看见有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嘀咕“这老板感觉很不错的样子。”

    还别说,初出茅庐的小年轻就是好骗,这点儿表面文章都成好老板了?

    墨斗平时也不参与经营,在管理这个方面,自己有几斤几两他是真没b数,但张成安似乎天分挺高,席间一直在活跃气氛,说话中气很足,讲话也很有分寸,看上去是在开玩笑、实际上是在墨斗这个董事长面前暗指员工优秀、积极的一面。

    这表面文章做的也相当不错。

    有他在,墨斗也就清净了——不用抬手啊,不像有些公司,出去聚餐上来气氛死气沉沉的,大家什么话都没有,那除了给老板敬酒还能干什么呢?

    当然酒肯定是要敬,就是千万别上来就敬,得等墨斗缓一波。

    那李思琪,下手是狠,但起码不是真要他命,右手的酥麻,随着时间流转也是逐渐消退,到后面、倒是也能正常享受美食了。

    吃得是挺开心,毕竟前段时间一直泡在游戏里,天天就吃点儿泡面压缩饼干什么的,吃饱没问题、吃好那就难了。

    偶尔出来打个牙祭,终归是好的。

    打了1个多小时,肚子也渐渐鼓了起来,大家逐渐落筷之时,李思琪敲门进来了。

    手上还提留着一个装西服的袋子。

    “楚董,您的衣……思月?你怎么在这里?”

    李思月也是略微带着点局促站了起来,“姐姐你回来了啊……”

    李思琪不可置信得看了看自己的妹妹,又看了看墨斗。

    那眼神……

    瞬间又把墨斗吓出了一身冷汗。

    可别把左手也给电废了,两个小时才能缓回来呢,到时候真要误事儿。

    他也只能连忙起身跑到李思琪旁边,“哎呀辛苦辛苦,本来这个衣服洗好了应该我自己去拿的,还要劳烦李经理辛苦跑一趟,真是麻烦您了……”

    李思琪瞪了墨斗一眼,随后换上了职业的笑容,“不会,楚董您这么忙,哪里需要为这种小事操心?”

    话里不善。

    安抚好众人、让大家先吃后,墨斗和李思琪一同走出了包厢,走到了里间办公室。

    门已关上,李思琪就开始冒火了。

    衣服直接被重重扔到了沙发上,“楚先生!按照者管理条例第39条第4款的规定,我要求你立刻解雇我堂妹!”

    这都没问墨斗知不知情……

    李思琪话里讲的,是避嫌条款。

    “额……容我多问一句,令堂妹是局里人吗?”

    “不是,也不是潜在员工,但她确实是我堂妹!”

    “那不符合这个条款啊?”

    李思琪冷哼一声,“总怎么说的?既不能以灵活性损害原则性、又不能以原则性束缚灵活性!”

    这话讲的真是,上来直接拿总压人?

    “李思琪同志,你堂妹这事情怎么说呢?她是自己跑过来应聘的,而且招她进来的时候我还没入股,人也不是我硬拉进来的,都成年人了,出来找个工作我觉得没必给这么多束缚吧?”

    李思琪可不认这种鬼话,“你要是正经工作我也不说什么了,她的事情我本来也不该管,但我哪里知道她会做这个?”

    墨斗很无奈,“你这说的,搞得好像当个视频主播就是什么见不得光的活儿一样了,我们又不抢不骗,正经靠广告赚钱。”

    “有上顿没下顿,天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卷钱跑路的公司,难道楚先生您还觉得叫有前途?”

    太伤人了,怎么能讲的这么直白呢?

    “那你要说前途就没边了,三百六十行,你不去做你怎么知道哪行有前途哪行没前途?这个终归还是要看她自己能力,我们也只是给一个平……”

    “咳咳!”李思琪突然咳嗽了一声,眼神向门边扫了一下。

    这是有人过来了的意思。

    毕竟是人家地盘,用的是什么监控设备人家最清楚。

    反正改口就是了呗。

    墨斗调高了音量,捡起了西服,“实在是太感谢李经理了……”

    李思琪不满了,她也调高了音量,“我堂妹从小就有个明星梦,这点我不否认,但她确实不是那块料,我希望楚董您可以多考虑考虑!”

    好吧,来的人就是李思月,这位店长现在的话就是对自己堂妹讲的。

    这个,配合不配合呢?

    墨斗为难了。

    刚刚还演了一出“好老板”的戏,现在反手就……

    但要是不配合吧,李思琪扬在天上的手也不是吃素的。

    关键墨斗不是战斗系的,形势比人强、秀才遇到兵,你就是打不过、能怎么办?

    墨斗连忙退避三舍缩到了墙角,“不是,李经理,这个事情我刚才已经跟你沟通过了,现在不是我能怎么办的问题,您的堂妹不是小孩子,她是成年人,不能用管小孩子的方式来束缚人家的理想,她如果觉得我们公司没有前途、她要走那是她的权利,我除了跟您保证绝对不克扣她工资、加班费、五险一金和其他福利之外,我任何事情都没法答应您、因为这个由不得我,话说回来,我们这样关起门来讨论一个不在场的人的工作问题,您不觉得对她本人是一种不公平嘛?这就好像上世纪初r战争一样,rb和露在我们的土地上打仗、决定我们土地的归属,您觉得这叫什么行为?”

    李思琪瞪了墨斗一眼,正欲开口……

    “噔噔……”

    敲门声响起了。

    墨斗顿时像是找到了救星,不等李思琪开口,他连忙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确实是李思月。

    “哎呦小李啊你怎么过来了?”墨斗心里顿时乐开了花,有堂妹在面前,那疯婆娘难道还敢再电人不成?

    那李思月毕竟小姑娘一个,做人比较实诚,此时却是一脸忧郁,“楚总、姐,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墨斗当然是拿起衣服就要跑路,“这个……小李你千万别往心里去,你姐姐也是为了你好,怎么说呢,我毕竟是外人,有些事情我不好插手,我看你们姐妹应该也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的,那要不你们先聊,我先去换下衣服、这不时间也快到了嘛……”

    不容她开口,墨斗直接抢出了房门,同时心里还是一阵后怕。

    得亏有这小丫头救场,否则他今天还真不一定能活着走出这家火锅店。

    要不怎么说当初在训练局的时候每天都活在恐惧里呢?

    因为确实不知道身边的同伴哪天会不会一个兴起把你直接料理了……

    这也是0局经费为什么不能砍的原因,墨斗毕竟是内部人、平时跟大家厮混惯了,知道该怎么察言观色,普通人,要是知道身边身边的人有那么厉害?

    0局的人其实也是一样,与生俱来的某些天分、换回来的未必是高人一等的际遇,甚至可能正好相反。

    也是现在已经过了饭点,店里客人逐渐少了,墨斗随便找了个没人的包间开始翻起了李思月带回来的这身行头。

    0局就不存在所谓的“制式装备”,但一般来说,操作方法都大同小异,只要平时接触得多,哪怕没有人提醒,也是能弄懂的。

    东西给的还挺全,胸针底扣是个热成像摄像头,第二粒扣子摸起来比其他扣子重了0.6克左右、掰了一下确实是录音设备,左手袖口叠边处缝线用的是记忆金属、明显就是拿来装东西夹带的……

    包括其他什么微型光学摄像头、扫描仪、电磁干扰中和器、监控示警仪什么的都是小事,但关键李思月这家伙竟然还准备了可以临时拼装的塑料和橡皮子弹?

    这真是让墨斗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

    这些都不一定用的上,也就应付个不时之需。

    也不是非常全,就普通物件,真正b的东西一时半会儿也领不出来,比如光学迷彩这种隐形道具就不是墨斗和李思琪这样初出茅如的小孩能拿到的。

    但起码那些必须带的东西确实都准备了。

    就放在左手袖口那个由记忆金属缝线的暗袋里。

    假指纹的电容胶,材质偏光率都是算好的、自带电子的吸引反馈模块,防止有些指纹设备用光学或者声呐手段检测指纹成像距离、再用这个和手指其他部位做比对;

    伪装虹膜的隐形眼镜,同样也用了这种技术,戴上去确实有点不舒服、毕竟重;

    还有个盘,接口类型很全,直接手机打开看了一眼,里面“什么都没有”。

    那就肯定是盘图标文件,这个需要临时破解,明显是“善后”道具,估计就是墨斗以前“亲自去买或者送洗”这件衣服的视频监控录像,还有身份文书,到时候肯定要背的。

    然后就是那个“创可贴”,跟之前绑的那个确实一模一样,研究了一下,花纹中间,篆刻上了夏冰集团本地分公司的微缩地图。

    放大镜直接集成在伪装虹膜的隐形眼镜里了,这创可贴上面有几个花纹点实际上就是那副眼镜的控制器。

    分层的地图,除了地图以外,还有个最最重要的东西,刻在了最边沿的地地方。

    “区域内疑似被渗透人员名单”。

    这个一定要立刻背下来,到时候进去了遇上这些人一定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反正千万别打草惊蛇,要不然到时候他们卷钱潜逃了,这责任墨斗可担不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