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38,兄妹团聚

作者:明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陈辉年拿着行李走出来,远远就看到陈白羽牵着一个小男孩站在人群里。虽然身高不足,但还是让人一眼就注意到。

    两人白嫩嫩的,像两个肉包子,路过的人都忍不住的要回头看一眼。难怪大哥埋怨说儿子像陈小五,一样的白嫩,一眼的圆溜。

    回来之前,陈辉年和大哥通电话,没少听大哥埋怨说儿子自从跟在陈小五身边,就越来越像陈小五。

    陈辉年笑了笑,一动不动的站在不远处看着,想陈小五要多久才能发现他?陈辉年有些恶作剧般的站住不动,看着陈白羽和小睿睿。

    陈白羽垫着脚,小男孩也垫着脚;陈白羽一手放在额头假装在瞭望,小男孩也有样学样的在瞭望。

    “四哥?”陈白羽终于发现站在不远处的陈辉年,眨眨眼,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陈辉年。

    几年时间,四哥变了很多,变得很高大,更英俊,更帅气,比很多明星还要光芒四射。

    在看到四哥的第一眼,陈白羽瞬间想起《镇魂》里面的沈教授,温文尔雅,就连头发丝都彰显着‘学识渊博’四个字。

    以前看照片并不觉得四哥有多帅,但现在,陈白羽觉得所有赞美的词用在四哥身上依然不够形容四哥的俊美。

    好像从小说里走出来的一般,高大英俊,儒雅帅气,满身笼罩这一层叫‘男主’的光芒。

    说真的,四哥是他们兄妹几人里长得最好的,比很多男明星还要出色。

    “小五。”陈辉年眼眶湿润。

    在踏足这片土地的时候,他就觉得一直空荡荡的心口被填满,他回家了。这里是他的国,他的家,不管走多远,他的心都依然在。

    “四哥。”

    太激动了。

    陈白羽甩开小睿睿的小手,直接扑过去。

    小睿睿被摔倒在地上,张大嘴巴‘哇哇’地哭出来,只见雷声不见雨。

    陈白羽无奈的回头把小胖墩抱起来,然后埋怨,“太胖了。把姑姑的手压断了。”

    “哼。我要告诉曾爷爷,姑姑把我的屁股摔疼了。”

    陈白羽果断闭嘴,现在小睿睿已经把她从全家心肝宝贝的位置挤了下去,成功上位成为全家最宠。

    要是爷爷知道她甩了小胖墩......陈白羽抿抿嘴,“狡猾。”

    “陈小五。”陈辉年走过来,轻轻的抱抱宝贝妹妹,“长大了。”不知不觉,好几年过去了。

    当初出国的时候,陈辉年的计划是三年。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转眼三年又三年。

    陈白羽眼泪直流,“四哥。”他们兄妹真的太久太久没见了。

    “小哭包。”陈辉年抬手擦去陈白羽脸上的泪珠,“都要嫁人了,还这么爱哭。李天朗能受得了你?”

    陈白羽扁扁嘴,她很少哭的好不好?怎么就多了个‘小哭包’的外号?

    “我们回去吧。大哥和三姐在家准备了很多好吃的要给你接风。”本来,陈一元和陈锦绣也要来接人的,他们也很久没见陈辉年了。

    但是,顾延年考虑到陈辉年以后要走的路,建议他们低调为上。

    所以,陈白羽就带着小睿睿过来了。

    “走。回家去。”陈辉年抱起小睿睿,“胖。”

    “一顿饭要吃两个鸡腿当然胖了,比小胖子小时候还要胖,所以叫小胖墩。”陈白羽笑嘻嘻的刮刮脸,“羞羞。”

    “曾爷爷说,不吃饭才羞羞。”小睿睿双手抱着陈辉年的脖子,得意的扬起下巴。

    陈白羽又不想说话了,感觉小胖墩越来越不可爱了。

    “车技不错。”陈辉年抱着小睿睿坐在车后和陈白羽说话,“京都的车道越来越堵了。”

    “现在还好。要是上下班时间会更堵。短短一段路,可能步行也不过才半个小时,但开车的话却需要一个多小时,比蜗牛还压慢。”

    “车越来越多,空气越来越不好。”

    说起京都的车道和空气,陈白羽就有吐槽不完的话。

    “感觉大变样了。”陈辉年看着外面的高楼大厦,已经找不到半点记忆里的模样,可谓是翻天覆地。

    “现在离开一年再回来,可能都找不到路了,更不要说离开几年。”陈白羽小心翼翼的开车,车速放慢,让陈辉年能更直白的感受京都的变化。

    陈辉年回来了,陈一元和陈锦绣都很高兴。

    “小四,你这变化太大了。”陈锦绣围绕这陈辉年走一圈,“要是在外面见到,我可能还不敢认。太帅了。”

    “比明星还要帅。小四,在机场的时候,没有人找你要签名?”陈锦绣是真的高兴,“你这身高有一米八多吧?”

    “一八八。”陈辉年目前是陈家最高的一个了。

    陈锦绣昂着头看陈辉年,“和小五站在一起就是最萌身高差。”

    陈白羽不高兴了,“三姐,你夸四哥就夸四哥,为什么要贬踩我?身为女生,我这身高刚刚好。”

    “呵呵。”陈锦绣直接送陈白羽一个卫生眼,“你就自我安慰吧。”好像她不知道陈小五天天和骨头汤就为了增高一样。

    “回来就好。阿公阿婆还有爸妈都很想你。”陈一元用力的在陈辉年的手臂上拍了拍。

    不是不想拍肩膀,是身高不够。

    陈一元一米七多的身高在南方男人里已经算很高了,但站在一八八的陈辉年面前就矮得让他要自卑了。

    身高的重要性对男人来说,仅次于命根子。

    “我也想他们了。”陈辉年打算在上班前先回家看看。离家好几年,也想家里人了。

    读书的时候背诵‘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时候,并不懂其中的感情。

    只有真正在外,才会明白其中的孤独寂寞空虚冷。

    一个人在国外好几年,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家乡,想起家人,然后整夜整夜的睡不着。

    然后算计着回国的日子。

    现在终于回来了,成为了别人口中的‘海龟’。

    吃过饭后,顾延年带小睿睿出去散步,陈白羽兄妹几个直接在院子里搭一个简单的烧烤架,然后一边烤串一边聊天。

    聊着过着和未来。

    兄妹几个有说不完的话。

    顾延年和小睿睿散步回来,洗澡睡觉了,兄妹几个还在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