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92番外 5、宁兮淼周焱(完)

作者:西青先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周焱的左腿上被打了石膏,看起来很严重。

    宁兮淼借着微弱的灯光,别的看不清,只看见周焱的轮廓,还有腿上石膏的痕迹。

    宁兮淼深呼了一口气。

    静静地站在床前,什么也没做,没动,更没说话。

    就这么站了五分钟,她即将转身出门的时候,病房里的灯,倏然亮了起来,周焱躺在床上,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宁兮淼就这么被抓包了。

    刺目的灯光,让她眼睛很难受,不由得眯了眯眼。

    周焱就这么静静地坐在床上,看她。

    那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生怕眨一下眼睛,宁兮淼就会消失了一样。

    周焱的腿其实有点疼,所以睡得不是很好,当然了,他几乎也没有睡着,跟郁知意打了一通电话之后,心里想着许多事情,无一不跟宁兮淼有关。

    所以,几乎在宁兮淼进来的时候,他就知道有人进来了,也知道,有人在他的床前站了很久。

    他知道是宁兮淼,心里愉悦而激动的同时,又有点紧张。

    此刻灯打开了,看着床前的人,周焱觉得很不真实。

    迟疑了一瞬,周焱伸出手,试探着想去抓宁兮淼的手,才刚刚碰到她的指尖,宁兮淼就像反应过来什么似的,瞬间收了回去。

    周焱有点受伤,垂下的眼里多了委屈。

    宁兮淼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而后语气淡定地说,“我……听他们说你受伤很严重,就顺便过来看看,刚结束工作路过医院就来了,你怎么样了?”

    也不管这理由里面有多大的被人识破的漏洞,宁兮淼说到后面,反而自己平静下来了。

    她索性把渣女的形象贯彻到底,“毕竟不管怎么说,我把你当做朋友,就来看看。”

    如果不是那么着急着撇清自己,或许,宁兮淼可以伪装得更好一些,但被周焱看到,打乱了她的计划,她本来只是想来医院走走,最后走到了周焱的病房,因为发现没有保镖,脑袋一热就进来了,发现他在睡觉,也没有及时抽身。

    她难免心慌,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是破绽。

    可是……周焱知道。

    虽然为宁兮淼这样的话感到失落,但现在不是失落的时候。

    周焱现在不着急了,跟郁知意一通电话之后,他知道宁兮淼缺乏安全感,别看她大多数时候气场强大,实则内心很脆弱,他要慢慢来,一步一步来,然后攻陷她的心房。

    周焱想通了这一层,干脆也收了手,也不追究宁兮淼话里的破绽,瞥了瞥嘴,看了一眼自己的腿,“就是摔伤了,没什么。”

    宁兮淼看了一眼那条打了石膏的腿,默默无声。

    她本来想偷偷来的,这会儿被人发现了,只好开口告辞,“那,你好好休息,司机还在下面等我,我先回去了。”

    宁兮淼说完,就跟后面有人追着她似的,转头就走。

    “淼淼!”周焱忽然叫住她。

    宁兮淼心头一滞,脚步停了下来。

    周焱斟酌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我们还是朋友么?”

    他问得小心,生怕下一秒,宁兮淼就开口拒绝一样,“我想了很久,也许你说得对,我就是这么多年没见你,所以……唉,不说这个了,怪尴尬的,我就觉得,我们能像以前那样,我们还是朋友是吧?”

    他的语气,似乎又回到了当年那样纯真直率的时候,“你在我心里,还是以前那样,跟你做朋友挺开心的,我们还是朋友吧?”

    宁兮淼说不清此刻心里的复杂感受,这句可以做朋友么从周焱的嘴里说出来,让她一阵恍惚。

    怎么可能做朋友么?

    喜欢的人,得不到,看一眼都不行,怎么能做朋友?

    可以后在这个圈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还有拍到一半的电影,专业演员的素养,让她做一个合格的演员,她转回头,“当然,我们本来就是朋友。”

    周焱松了一口气,脸上复现率真的笑容。

    宁兮淼看到这张笑脸,不觉恍然,似乎看到了当初的少年,被自己逗弄得不知所措的模样。

    殊不知,那少年早已在多年的历练中沉着下来,骨子里的强势,被表面的纯良无害遮掩得天衣无缝,看着是一只绵羊,实则早已进化成了大灰狼。

    这一次之后,宁兮淼和周焱之间,似乎恢复了正常。

    周焱住院调养了一周,当然,期间以朋友的名义,强制让宁兮淼来医院探望过自己两次。

    期间,两人没多少交流,说起话来,还有点尴尬。

    但周焱性格本来就开朗,随意说了些国内这几年的趣事,还说了某个曾经个宁兮淼作对过的人已经糊之类的,话题掌握在他的手里,尴尬的氛围倒是很快被他打消。

    好像前段时间片场洗手间外的一番争执和撕吻没有发生过一般。

    他回到了朋友的角色,回得干净利落,甚至还周少脾气上身,不客气地指使宁兮淼去帮他买想吃的的东西。

    他这样,反而让宁兮淼放心了。

    只是放心的同时,难免有些说不清的感受。

    她想……或许周焱是真的意识到了,也许这些年所谓的念念不忘,只是因为求而不得而已。

    她一边感到失落,一边厌恶自己妄图贪念周焱鲜活开朗的气息,居心不良地和对方做朋友。

    最后一天出院的时候,周焱腿伤没完全好,被接回了周家老宅休养。

    这段时间,他已经做好了两手加护,郁知意说,淼淼有多方面的考量,一是他的家庭能不能接受,二是他本人的态度,三是她自己个人的原因。

    周焱觉得,自己任务艰巨,首先,他要给爷爷找点淼淼拍过的正剧、谍战剧来看,老人家岁数大了,就喜欢看抗战的题材,嗯,还有淼淼这几年在国外拍了两部电影,是可以的。

    淼淼这么可爱的姑娘,比他的嫂子莫语还要可爱有趣,老人家一定喜欢,这一关,完全没有问题。

    还有他爸妈,周焱觉得,他爸妈这边的问题不算大,反正他也没打算从政,他爸爸也差不多退位了吧,就算不退,这个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家庭关系,还是要他做好。

    他自己更加没有问题,他喜欢淼淼,喜欢得恨不得立刻拉她去民政局,他会让淼淼接受自己。

    至于淼淼那边,没关系,安全感他来给,她的所有担忧,所有顾虑,都由他来结束,九十九步或一百步,他来走,淼淼只要站在原地等他就行。

    她担心害怕一切不确定因素消磨掉两人的感情,最后黯然收场或者反目成仇,而他,不会让她担忧害怕的事情发生。

    就在周焱尽心尽力地做着家庭工作的时候,宁兮淼自己也没有闲着。

    剧组当然真的不能等周焱恢复了才能复工,一些配角的,不需要主角的戏份,已经在持续拍摄中。

    而宁兮淼,还要其他通告要赶。

    只是,跟以往不同的,是手机里经常收到周焱的信息。

    他在家里养伤,每天给她发六七张照片,要么他躺在花园的躺椅上休息,要么他在做复健,要么就随手拍了一张花园里的阳光,甚至一碗并不想吃但是被长辈强制拿来的汤。

    有时候他问她剧组的拍摄进度,问她当天的拍摄情况如何,甚至吐槽某位演员演戏不认真,或者副导演太婆婆妈妈。

    言语之间,是那个坦率的少年模样,没有攻击性的语言,慢慢卸下宁兮淼对他的防备。

    除却这些,也没有别的不得体的话,宁兮淼感到安心的同时,依旧难以摆脱那一份淡淡的怅然。

    但也许正是因为见不上面,她和周焱只是在手机上聊天,所以,让可能会产生的尴尬也随着空间的距离而不知不觉消弭。

    所以,直到将近半个月之后,周焱再次回到剧组。

    全剧组的工作人员惊呆了。

    前一个月,还一副不共戴天模样的两位主角,现在关系这么好?

    好到,周焱可以捉弄宁兮淼,让宁兮淼追着他满场跑。

    好到,两人可以一起开玩笑。

    好到,能同一个桌子吃饭,分享食物?

    看不懂,看不懂。

    周焱和宁兮淼的关系,确然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周焱做得进退有度,一切都在精细地谋划着,不会让宁兮淼感到不适,但也刷足了自己的存在感。

    何况他性格本来就开朗,二十六岁的大男孩,少年感十足,似乎永远充满活力一般,而这正是宁兮淼不知不觉,控制不住喜欢的地方。

    一部电影的拍摄,不过三四个月的时间。

    眨眼间,三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电影拍摄到了后期,而郁知意刚好接了一部公益电影,来影视城拍摄。

    宁兮淼趁着有时间,去串门。

    结果这才第一遭,就碰上了霍纪寒带着霍小宝来探班。

    霍小宝正从草莓盒子里,拿出一个草莓送进郁知意的嘴里,这母慈子孝的一幕,看得宁兮淼眼酸。

    见宁兮淼过来,郁知意笑问儿子,“舟舟,还记不记得姐姐?”

    宁兮淼失笑,“唉,你叫你儿子叫我姐姐,我这辈分不就比你低了么,占我便宜啊。”

    郁知意:“……”

    霍小宝当然不会忘记这个以前经常和妈妈视频的人,当下骄傲地道,“当然记得啦,是淼淼姐姐。”

    宁兮淼纠正,“叫姨姨。”

    霍小宝撇嘴,将另一盒草莓拿出来,推给宁兮淼。

    “我不仅记得,我还看到过淼淼姨姨还是姐姐时候的相片。”

    还是姐姐时候,那大概就是好几年前的时候了啊,宁兮淼失笑,“人小鬼大,你爸妈到底怎么养出你这个小精灵怪的,在哪里看到的?”

    霍小宝对小精灵这种女孩子的称呼一点也不感兴趣,“在周叔叔的钱包啊,上周我去陆叔叔家,我们一起玩乐高,我发现的,周叔叔还不给我看,小气!”

    霍小宝口中的周叔叔,就是周焱。

    郁知意几个玩得好的朋友,霍小宝都熟悉。

    宁兮淼闻言,拿着草莓的手一顿。

    郁知意看了一眼儿子,往他嘴里塞了一颗草莓,“就你话多!”

    宁兮淼也就顿了一瞬而已,不轻不重地转移了话题。

    半个月之后,宁兮淼和周焱的电影杀青。

    剧组一片热闹,杀青宴自然是在所难免的。

    有投资方,有剧组的工作人员,两位主演自然是坐在一起的。

    餐桌上,周焱一直都很注意帮宁兮淼挡酒,当然,宁兮淼的名气在那儿,在圈内也算是大腕了,也没人敢对她不客气。

    只是周焱这几个月,彻底贯行朋友的关心,有人想要过来给宁兮淼敬酒,他就三言两语轻飘飘地帮她给挡了。

    宴席过半,宁兮淼也就意思意思地喝了几口而已。

    因为身体的原因,这些年,她基本不怎么喝酒,国外拍戏的那几年,没有国内这样的酒桌文化,她不能喝,便不会有人硬让她喝。

    可是……看着周焱给自己挡酒,她的心情略微复杂。

    周焱倒没有多想别的,下意识为宁兮淼的身体着想,或者出于男人对女人保护的本能。

    可等他去了一个洗手间回来之后,发现,宁兮淼手里拿着酒杯,而原先放在旁边的酒瓶,里面的酒已经消失了大半。

    她脸颊微红,也不说话,就看着餐桌上的人聊天。

    安安静静的。

    周焱不确定她是不是喝醉了,问了一下,“喝酒了?”

    宁兮淼转回头,那双清澈漂亮的眼睛盯着他看,看得周焱心头一热,不禁小声出声,“淼淼……”

    宁兮淼忽然轻笑了一下,而后也不说话了,就这么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宁兮淼酒量本来不错,只是多年不沾,这一突然的,就有点上头了,况且那酒的后劲大。

    但更主要的,还是和周焱的合作结束了,也想起了霍小宝口中那个周叔叔钱包里的相片,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情绪。

    宁兮淼的助理,这两天家里有事,宁兮淼放她回去了,今晚的杀青宴,她一个人

    喝成这样,最后肯定没法自己开车回去的。

    后半场的宴席上,宁兮淼一直没有说话,安安静静的。

    她脸颊发红,显然已经喝醉了。

    导演本来安排人开车将宁兮淼送回去,但周焱提出,人交给他就行了。

    这两人的关系,导演其实很难界定,但周焱说得不容置疑,而宁兮淼也不声不响的,最后自然没人敢阻拦,明眼的都知道两人关系不一般,导演只暗示了两句别被记者拍到,便放人离开了。

    尽管没有来过,但周焱知道宁兮淼住在哪里,直接让司机开车将人送回家了。

    他带着宁兮淼下车的时候,还被助理吞吞吐吐地叮嘱,不要闹出什么新闻。

    周焱一阵无语,要不是顾着宁兮淼,估计能给多嘴的助力一拳头。

    那酒的后劲大,周焱带宁兮淼回去的路上,她便醉得倒在他的肩头睡过去,直到将宁兮淼带下车了,她也是半醉半醒的状态。

    到了她家里,周焱好不容易拿着钥匙开了门进去,灯打开,偌大的一个别墅,冷冷清清,连家具的摆放,都透着一股冰冷的气息。

    来不及心疼,因为进门之后的宁兮淼,可能觉察到自己回家了,就开始嘟嘟囔囔着甩掉脚上的高跟鞋,脱掉身上的外套,扔在旁边,迷迷瞪瞪,脚步七拐八弯地朝着里边走去了。

    这模样,在周焱看来有些可爱。

    怕她摔了,周焱忙上去扶住她,“淼淼,房间在哪里?”

    宁兮淼半醉半醒之间,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会叫她淼淼,像很多个时候梦里出现的声音一样。

    她脑袋昏昏沉沉,做不了思考,一下子歪在沙发上。

    周焱轻叹了一声,抬手轻拍宁兮淼的脸颊,“淼淼,淼淼……”

    宁兮淼被这凡人的声音闹得心烦意乱,抬手拍开周焱的手。

    周焱却锲而不舍,忽然,宁兮淼的眉头一皱,似乎非常难受,接着,周焱还来不及反应,便见她捂着嘴巴,呕一声,吐在了沙发旁边的地毯上。

    周焱忙给她拍背,一边抽了纸巾给她擦脸。

    大约是吐出来了些,宁兮淼好受多了,闭着眼瘫坐在沙发上。

    周焱轻叹了一声,给她倒了水喝下去,轻声哄道,“淼淼,去床上休息。”

    宁兮淼脑袋不甚清明,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眉头皱着,显然不是很舒服。

    周焱叹了一声,这房子总共也就几个房间,他拍了拍宁兮淼的手背,安抚她不要乱动,打算自己去看哪个是她的房间,推开门之后,只有一个房间床上有东西,被子也没有叠好,想来就是她自己的房间了。

    周焱回过头来,将人直接抱到了床上,宁兮淼一接触床,滚了一圈,自动抱住了放在床头一边的一个箱子。

    一个小皮箱,做工还挺精致的,棱角都被处理了,不磕人,周焱不知道是什么,以至于让宁兮淼专门放在床头,连睡觉都抱着。

    毕竟这东西有点硬,他去抽动了一下,抽不开,宁兮淼哼哼唧唧地抱着不放,嘟嘟囔囔不满:“不许抢我宝贝!”

    周焱就不枪了,看她醉得不轻,起身去了浴室,将毛巾用热水打湿拧干,过来给她擦脸。

    宁兮淼迷迷瞪瞪的,根本就没有真的睡着。

    周焱给她擦脸的时候,她忽然睁开了眼睛,直愣愣地看着他,就像酒醒了一般。

    周焱动作一顿,连呼吸都轻缓了几分,“淼淼……”

    宁兮淼看了他几秒钟之后,眼里就渐渐升起了迷茫,眨了眨眼,甩了甩头,抬手想去抓周焱的脸,声音迷迷糊糊:“周焱?”

    周焱任由她抓着,手上的动作也停了,“淼淼……”

    宁兮淼突然笑了起来,像是笑又像是哭,“周焱啊……”

    她喝多了,嗓音迷迷糊糊,“你怎么,又跑到我的梦里来了。”

    又?

    周焱眼睛有点红。

    她经常梦见自己么?

    喝酒之后,带着点点热意的手在他的脸上流连,周焱就着蹲在床边的姿势,没动。

    宁兮淼眯着眼睛,趴在床边,一只手在他的脸上动来动去。

    一会儿叫他的名字,一会儿糊里糊涂地笑着说,他还是那么帅气。

    被她抱在怀里的箱子,挪到了床边,才床上掉了下来,周焱眼疾手快地接住了,但箱子还是被打开了,里面有一叠一叠的现金,掉了出来。

    宁兮淼即便是在醉酒之中,也惦记着自己的箱子,这会儿看到里面的现金掉出来,急急忙忙从床上起来,嘟囔着,“我的钱……钱……”

    她一副财迷的样子,把周焱给逗笑了。

    但笑的同时,心疼的感觉更甚。

    宁兮淼嘟嘟囔囔去抱箱子,“我的宝贝……”

    她把这些当成了宝贝,要抱着睡觉,周焱不难理解她这种心态,她十七岁入圈,就是为了给她爸爸还债,几年没有积累一分钱,连欠中凰的,也才这两年才还上,中凰对她有恩,所以即便在她有能力独立出去的现在,也依旧留在中凰。

    钱能给她安全感,所以她专门拿了这么多现金放在身边。

    周焱帮她把东西捡起来,但宁兮淼这醉鬼不给别人碰自己的钱,挣扎着从床上挪下来,挤在床边,夺过周焱手里的箱子,把掉落在地上的钞票一股脑塞进箱子里,像个不给别人争夺自己玩具的小孩一样,狠狠瞪了一眼周焱,“我的!”

    周焱失笑,“好,是你的,我不跟你抢。”

    抢回了钱,宁兮淼干脆瘫坐在床边,眯着眼睛,哼哼唧唧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周焱不知道,原来她喝酒喝醉之后,会变成这样,这样鲜明生动而可爱,只是,也让人更加心疼。

    他眼尖地发现地上掉了什么东西,拿起来一看,是一条手链。

    周焱很快就想起了这条看着熟悉的手链是什么,是当初跟宁兮淼一起参加某个恋爱综艺的时候,在一个旅游景区录,他们互相买给对方,当做礼物的。

    宁兮淼给了他一条串着木珠子的手链,而他给了宁兮淼一条陶珠手链。

    这些年,他一直带着那条手链,没想到,还能在宁兮淼这儿看到这个。

    他拿着手链,看了看宁兮淼,心里有什么东西,要破涌而出。

    她就把这个,放在宝贝一样的箱子里么?

    宁兮淼自然也看见了,迷糊着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一把从周焱的手上夺过来,护食一般收在怀里,“我的!”

    周焱喉头微哽,眼圈渐渐发红。

    宁兮淼将手链窜到自己的手腕上,迷蒙的眼,笑盈盈地看周焱,“好看么?”

    周焱似乎又看到了当年录节目的时候,她也是这样,将手链窜进了自己的手腕里,然后抬起手腕,笑盈盈地看着他,问他好看么?

    当年他是怎么样的呢?

    哦,他被她仙女一样的笑给击得卡壳,忙不迭地说好看,然后她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说很喜欢,谢谢他。

    从此以后,不管是调戏,还是真心,他都彻底沦陷。

    此刻的她,也是这般,五年过去了,岁月似乎没在她的身上留下多少痕迹,她笑起来,还是当年的模样,是他的小仙女,也是他的小魔女。

    周焱声音微哽,“好看。”

    宁兮淼得意洋洋,“这是我男朋友给我的。”

    一句话,震得周焱心头火热。

    “淼淼……”

    他慢慢靠过去,脸庞埋在宁兮淼的肩头,双臂渐渐收紧。

    周焱抱得太紧,宁兮淼怀里还抱着个箱子,虽然棱角圆润,但这么磕着也着实难受,宁兮淼不满地哼哼。

    周焱放开他,宁兮淼一抬头就看到周焱发红的眼圈,直直地看着自己。

    她抬手,微热的指尖,轻轻碰了一下他的眼角。

    微张的唇瓣,脸上是迷茫的表情。

    “周焱……”

    她在叫周焱。

    “淼淼,你知道我是谁吗?”

    宁兮淼努力睁大了眼睛,拉着周焱胸前的衣襟,把人拉到自己的跟前,因为喝醉了,那双漂亮的眼睛里,笼聚着一层亮晶晶的水雾。

    两人的距离,不过一指之隔。

    温热的、带着酒意的呼吸喷在周焱的鼻尖。

    宁兮淼眨了眨眼睛,纤长的睫毛,因为眨眼的动作,挠在周焱的脸颊上。

    她语气带着酒意,“周焱……”

    周焱眼眸微垂,视线落在对方的唇瓣上,下一刻,一只手撑住宁兮淼的后脑勺。

    那是一个带着酒气的、温柔的、无法克制的吻。

    全心全意的投入。

    宿醉之后,宁兮淼再醒来,头疼得要命。

    她愣愣地在床上趴了一会儿,然后立刻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

    关于昨夜的记忆,也断断续续,片段一般地在脑海里回忆了起来。

    然后,宁兮淼倏地睁大了眼睛,她和周焱!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刚好牵动了酸软的肌肉,倒抽了一口气。

    房间里干干净净,像被收拾过了一番,她身上也完好无损,宁兮淼心跳加速,不知所措,但记忆里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倒放。

    最后定格在浴室的墙边。

    最后,她其实的醉意已经去了七八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那时候,已经管不着自己了。

    周焱就坐在她背后的沙发上,眼睁睁地看着她醒过来,坐在起来,倒抽了一口冷气。

    然后他站起来,往床边走去,双眸亮晶晶的,带着显然的兴奋。

    “淼淼。”

    宁兮淼一僵,猛地转回头,周焱脸上一副神经气爽的模样,已经自发挪上床,跪在床上,看她,“醒了?有没有头疼,哪里不舒服,我让人带了醒酒汤过来,你起来喝一点?”

    宁兮淼还有点大脑当机,猛地往后退,差点从床上摔下去,被周焱一把捞住了。

    他先发制人,过了昨晚之后,恢复成了个粘人精一般,抱着宁兮淼不放,嘴里说着道歉的话,“淼淼,我错了,我错了,你打我的,骂我也好,把我怎么样都行,我任打任骂,我不该趁人之危,昨天我不该情不自禁,控制不住,但我真的喜欢你,我爱你,我不想跟你做朋友,也没法跟你做朋友,我就是要做你老公,做你男朋友。”

    他一口气说了一大串。

    宁兮淼只僵着,什么动作也没有,什么话也没说。

    最主要的是,她不知道说什么,或者做什么动作。

    他乘人之危么?也不完全是,毕竟,到后面,她酒醒了的,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自己想要推开周焱的,结果最后,两人兜兜转转。

    她还能用一句“喝醉了,大家都是成年人,这没什么”的这种话搪塞过去么?

    只有她知道,不能。

    周焱看她不吭声,也没有动作。

    他心里更加慌了,拉着宁兮淼不撒手,“淼淼,你也喜欢我的,别担心那些问题了,好不好?都交给我解决,我们家没有皇位继承,没有什么门户问题,再有我爸过两年就退下了,你这么好,你一点错也没有,我们家可喜欢你了,我爷爷我爸妈都喜欢你,还有,你的身体,你要是在意小孩,我们可以慢慢等,只是受孕低而已,不是没有办法生育,现在科学这么发达,有很多方式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我哥认识国内外这么多专家,他会找到最好的医生,哦,对了,我哥就是陆邵珩,那个给你介绍了加拿大医生的,而且,我这么强大,没准我们儿子已经开始孕育了。”

    宁兮淼久久没有反应,听到这一句,最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这人,要不要脸?

    她眼圈发红,很多话哽在喉头,怎么也说不出来。

    最后成了一句混混沌沌的问:“你……怎么知道?”

    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周焱见她眼圈红了,情绪有几分软化的倾向。

    他又重新抱住人不撒手,粘人的功夫又使出来了,“我那么喜欢你,你到底知不知道啊?什么做朋友的话,都是屁话,我要是不这么说,你肯定让我有多远,滚多远,我一点也不想滚开,我就想天天跟你黏在一起,安全感什么的,我都给你,以后,工资上交,家产上交,我把小金库都给你,你每个月只给我一点点零花钱就好了,以后你说东,我绝对不往西,我什么都听你的,我就只喜欢你一个人。”

    “不是什么求而不得的执念,我就是想跟你在一起,无比肯定,想跟你结婚,想娶你,想每天跟你睡一张床,闭眼之前睁眼之后都看到你。”

    话有点糙,但没有一个女孩受得了喜欢的男人对自己说“想娶你想跟你结婚”这样的话。

    宁兮淼的眼泪掉下来。

    周焱声音微哽,“我虽然比你小,你可能觉得我没有你成熟,我很多事情,都没有经历过,你可能觉得我无法体会很多事情,可我会学习,你多给我一点点时间和耐心,我肯定学得比谁都快。淼淼,以前的那些都过去了,以后我只带给你快乐,你别推开我了,你再推开我,我就要死了……”

    他说完了,还惴惴不安地看着宁兮淼,眼神祈求而期待。

    宁兮淼眼圈红红的。

    两个人这样,跪在床上说这些话,挺不像样的。

    她还能说什么,所有的一切,周焱都知道了。

    他在不动声色地解决她所有的不安,他也明白她的心情,知道她的不安和忐忑,知道她骨子里缺乏了二十年的安全感和对情感的不信任,已经深入了骨髓。

    笨拙的男孩,在用自己能想到的一切办法,消磨她的不安。

    宁兮淼什么也不说,捧着周焱的脸,吻了下去。

    这个一个良好的开端。

    周焱最近有些春风得意。

    刚好电影拍完了,两人暂时都没有工作,说开了之后,周焱直接让助理收拾了他的行李箱,住在了宁兮淼家里。

    助理目瞪口呆,暗暗跟周媛媛报了消息,周媛媛听完了也只是让他按照周焱的意思办,再多注意一点就行。

    周焱得偿所愿。

    顺便,把他的各种财产的证件都拿来,一并交给了宁兮淼。

    宁兮淼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又不图他这些,但不管如何,周焱还是强行塞进了宁兮淼的那个放着一大把现金的箱子里,软磨硬泡地让宁兮淼把那些东西装进了保险箱里,然后彻底取代了钱箱的位置,自动成为宁兮淼的”。

    每天晚上抱着睡觉的箱子变成了一个人,宁兮淼一开始有些不习惯,但是,周焱充沛的精力,很快让她把那些问题抛在脑后

    周焱只在她家里住了五天,她就受不了了。

    早上起来,想到昨晚的难缠,她就想把周焱踢出家门。

    周焱抱着她不放,下巴蹭着她的肩头,“淼淼,淼淼,我给你按摩,我不走。”

    “你不能抛弃我,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赶我出去,我只能去住桥底。”

    “你怎么忍心?我都想你五年了,每次都只能做梦,你给我补补回来。”

    什么虎狼之词,还梦中!

    宁兮淼忍无可忍,“周焱!”

    周焱笑嘻嘻地抱着他不放,像只黏人的小狗崽。

    周焱的东西,渐渐搬过来,当然,两人别的工作,也渐渐开展了起来。

    宁兮淼的生活滋润,人也显得生动灵气了几分,意气风发的,周焱自然也不遑多让。

    日子在经常忙碌、鲜少悠闲的时间里慢慢度过。

    直到有一天,宁兮淼早上起来,一阵恶心,冲去洗手间干呕了一阵,吓得周焱要带她去医院。

    毕竟有过大病,只有宁兮淼有那么一点不舒服,周焱都不敢掉以轻心。

    刚好上午没事,宁兮淼也不想让周焱担心,两人便秘密去了医院。

    宁兮淼这一状态不好,周焱这才想起,这几天,她食欲不振,嗜睡,当真是状态不好,越想心里的担忧就越大,没到医院,就让陆邵珩安排好了医生。

    结果,到了医院之后,医生神色微妙地看了一眼这对年轻的恋人,摆摆手让两人去了妇产科。

    一经检查,孕期七周!

    周焱懵了!

    宁兮淼更懵,七周!那也就是杀青宴那天晚上,她和周焱!

    真的这么厉害么?就一次。

    她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懵圈、惊喜、紧张、还有一丝害怕,毕竟在加拿大就医的时候,医生就告诉了她她的身体状况。

    她不敢相信,“我的身体……不是很难受孕么?”

    医生笑笑,“的确是这样,但很难,并不意味着不可能,身体条件,很多时候,还和当时所处的状态相关,你这样的状态,确实是千分之一的概率了。”

    宁兮淼懵懵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周焱眼圈又红了,脑袋嗡嗡响,年轻的恋人,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惊喜。

    以为,很难拥有的礼物,竟然就这样送到了他们的面前。

    最后他还是反应过来,问了医生许多问题,但最关心的还是宁兮淼的身体状况。

    所幸目前看来很好,但是具体的状况,还要看后期,宁兮淼要比别的孕妇更加注意,每周要来医院做定期检查。

    周焱都一一记下了,回去的路上,司机开车都小心翼翼的。

    他差点要抱着宁兮淼进房,免得她不小心摔哪里,哪里磕着碰着了,小心得过分。

    他没能消化完这个消息,但是周家父母却很快得知了这个消息,赶到他们的公寓。

    宁兮淼也第一次见到了周焱父母,周父虽然有点不怒自威,但是却很好相处,周母就更加了,第一次见面,就把她当成女儿一般疼爱,慈眉善目。

    宁兮淼这才明白。

    也是,能培养出了周焱这样的孩子的父母,肯定很温柔和善良。

    周爷爷没能来,但也打电话来问候并表达了对这个电影中英姿飒爽的孙媳妇的爱重。

    而后,周家人便将让两人结婚,给孩子身份的事情,提上了日程。

    一切做得有条不紊,宁兮淼一方没有长辈,但周家礼数周全,完全没有让她感到被轻视或者母凭子贵之感。

    一切进行得非常顺利,顺利得让宁兮淼觉得,都太梦幻了。

    她曾经害怕的、担心的、忐忑的、不安的都不曾发生过。

    周焱,兑现着了他曾给的承诺,一切,让他来。

    三个月之后,在新电影的宣传发布会上,作为女主角的宁兮淼没有出现。

    不仅没有出现,似乎她这两个月的一切活动都没有了,通告也停止了,很久没有出现在人前。

    这一反常的状况,早就引起了娱记的注意。

    拿到她家地址的娱记,早就蹲守在外面等待。

    而一些跟着周焱的记者在发布会结束之后,偷偷跟在周焱的后面,看他一路驱车,从活动现场离开之后,去了帝京某个老牌甜品店,一下子买了七八分甜品之后,驱车离开,一路……驶进了,宁兮淼的公寓?

    大新闻!

    娱记在外面蹲守了一个晚上,天都亮了,也没见周焱出来。

    当天的娱乐头条,纷纷登载一则消息——

    “当红小生周焱入住国际影后宁兮淼香闺一夜未出,两人疑似恋爱”

    网络因为这一消息炸开了。

    毕竟周焱多年没有绯闻,这一出,竟然这么劲爆?

    周焱的粉丝们对这种绯闻嗤之以鼻:谣言。

    哪知十五分钟之后,话题进入热搜第一时。

    周焱发了一条微博:“我澄清一下,不是谣言和绯闻。”

    底下配上了两本红红的小本子,和一双交握的手。

    网络再次崩溃了。

    两个月之后,有网友在医院拍到疑似周焱和宁兮淼进出妇产科的照片,悄悄发了一条微博询问两人的粉丝。

    网友和众粉丝:??

    我们好像都错过了太多!

    ------题外话------

    好啦,淼淼和周焱的番外,到这里结束了,历经波折,收获幸福,淼淼有了一个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